籠中魚的社會政治隱喻

睇展覽最怕係甚麼,對筆者而言,或者係展覽無東 西想講,純粹展示作品,做得再好,技術再勁,走多兩轉,看多兩件,都會好沒趣地走出來,就好像走過長了很多好靚的花的花園,五彩繽紛,但一點香味也沒有, 只是刺激了眼珠,但沒有刺激腦袋,留不下東西來,需知道現在科技發達,要技術高超,手工出眾的藝術作品也好,工廠大量生產的貨品也好,每日都有千百件,刺 激眼睛只是霎眼嬌。

 也許和不少參觀者一樣,筆者看本地年輕陶瓷藝術 家梁祖彝(Joey Leung)於位於上環的巨年藝廊舉行的最新個展「自遊」(Wandering)(展期至2月26日)時,或者都是最先被放置在門口玻璃窗的作品,可能就 算是一般路人經過時,都會被吸引望一下──一道牆,一道由很多老鼠籠造成的牆,而一個個籠中是一條條以陶瓷做成的魚,而不同泥色及釉色的魚身,從白、黑、 啡、藍、綠,到粉紅,上面壓印了一些很有中國傳統特色的賀年字句,如如意、發財等,以及圖案,原來藝術家是用一些以前中國人用來年年畫的木轆壓印出來。

 將這麼有新年喜慶的傳統元素的作品放在老鼠籠 中,驟眼是為了配合這新年時期,但原來際在籠中,更成了一道牆有一個深層意思──在當前社會狀況中,人們都是籠中魚,因為大家都沒有打破已有的牢籠,反而 成為了牆的一部分,沒有打破甚麼限制,更不用說推翻甚麼高牆,只不是成為了籠中魚而已。

 忽然想起,不是有很多時說古代的畫家或文人也喜 歡將一些不為統治者及統治階層所喜歡的思想隱藏於作品之中,不為人發現,如果不是就會被殺頭,甚至禍延家人。不知到了2016年,今天是否都一樣,香港不 同的藝術創作者會否因為批評當權者而被牽連,是否因為作品有政治成份,甚至是批評政治,甚至內地,而被畫廊拒絕,就算會在展覽中展示,也會被冷處理,最後 又會被人買下呢,抑或藝術家都不想藝術沾上太多政府成份,怕嚇怕畫廊,以及一些政府藝術文化部門機構,所以先來個自我審查,這樣筆者就不得而知了。

 當然梁祖彝的個展不只這道牆,還有其他新作系列,都是以藝術家的標誌的魚為外型的陶瓷雕塑,大家自己看看,思想一下,或會領略到在作品中的社會意義,而並不是只是一條條用陶瓷做成的魚而已。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