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港看楊學德海港

 我們自小就被教育,香港由細小的漁村發展成出入口中,再發展成國際金額及旅遊中心,因為擁有一個維多利亞海港。不過,雖然維港本身對香港及香港人有如此地理、歷史、政治、經濟等意義,但有時都會聽到一些九龍人及新界人說:我無去過維港呀。維港呀維港,竟然有人不認識你,難道你真的是如此遙遠。(筆者心底裡想,情況有些像太平山,只有旅客才會上山頂看夜景,香港人可能一生只會去一兩次,在小時候被父母帶去,或學校旅行去,然後餘生也不會上去作為香港標記的山頂。)

 之前到過海港城的美術館,因為那裡剛開始了本地藝術家楊學德(阿德)的最新畫作展「海港」(The Harbour)(展期至4月4日)。對於楊學德,筆者最記得當然是他在不同報刊上的漫畫作品,自己也很喜歡他的《標童畫集》結集系列,喜歡當中的抵死幽默、食字爛gag,以及很多本土元素。上次看他有參加的藝術展覽,好像是上年以夢為主題的「Pop Up Press 2」版畫作品群展。

 這次以海港為主題,在位於尖沙咀岸邊的位置做展覽,看作品時,也會透過落地玻璃看到維港、海水、港口等,太貼題了吧──維港兩岸上的人事物,除了高樓大廈,在不同時候也有各式各樣,各行各業的人在做著不同的事,有影相的遊人,有坐在噴水池邊的水兵,有看海的男人等等,也有畫從不同地方看到的維港,甚至是從太平山上遠望到的海港,也有畫不同時間及天氣的維港,也有畫曾經存在的維港,好像仍未被消失的皇后碼頭。

 放置在門口位置的是一幅《有什麼好看》,夕陽西下,染黃了海港,一行人朝著碼頭方向行走,正有渡輪駛向碼頭,好一幅做完工回家圖,而筆者也喜歡一幅《我漲》,一大座藍色的山聳立於島上,理應是太平山,但誇張了的大小及顏色,令人不期然在想,如果太平山彷如一大隻藍色的怪物,當你在維港的另一邊看到時,會有甚麼想法呢。

 我們甚麼時候才會想起維港?當皇后碼頭拆掉時,當政府要填海時,當舉行渡海泳活動時。之前政府要填海時,就會有人想維況愈來愈窄,終會有天被填平,香港及九龍就會連在一起,那麼就不再分香港島及九龍半島了,香港九龍新界也終於連成一大片土地了,政府豈不是有土地起樓,解決土地及房屋供應問題。算吧,維港被填平的日子,應該要等上一大段時間,這不是技術問題,而是到現在為止,香港還是需要一個維港的存在。

 不如下次過海時,無論是乘渡輪,或乘汽車或地下鐵過海底隧道,都思考一下,自己就在維港上面或下面了。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