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鐘時差

"If you do two dancers next to each other, then what relation in time do you want them to have?”, “Do these two dancers share the same time, or do they hold to their own time? What are the benefits of sharing time, and what are the benefits of ignoring each other’s time?" Jonathan Burrows。
---------------------------------------

手裡翻閱Jonathan Burrows 的A Choreographer’s Handbook。關時間/關係的一章有以上文字論述,讓我想起三月中第五屆香港賽馬會當代舞蹈平台-節目三其一舞碼《時差》。節目三由本地六位新晉編舞家各創作十分鐘的作品,資深編舞家梅卓燕和楊春江擔任顧問。《時差》為藍嘉穎的作品。

藍嘉穎於作品開始時以編舞的身份向觀眾宣佈雙人舞的另一位舞者陳伯顯因事遲來,這煞有介事的安排為作品製造第一個時差。藍嘉穎以金髮、束褲的洋娃娃造型在貝多芬第九交響曲《快樂頌》下響起下做出一連串短而有力的下肢交纏動作,陳伯顯不久後加入,二人各佔舞台一角。作為觀眾,筆者期待著他們會把原本是雙人舞的動作分拆先後上演以演繹時差,但按編舞的分享,兩位舞者的動作是只是有點關係但又獨立的。

其中有趣的一段: 二人一前一後坐在地板上,面向觀眾閉目以手指由一數到十,數完立即張目轉向對方。他們按各自的步伐來數,多次都於不一時間開眼。直到某次他們同時對望,即觸發下組動作。這段驟似孩子的玩兒,體現了舞者對時間(或時差)的拿捏,跟對手的默契、感應和彼此的調節。若將來有機會再演,相信增加舞者數目將會加強這段落的可觀性。

作品後部較多二人相連合體的動作,如藍在陳身後,兩手跨前放在陳上身,二人四手在陳的身體上拍打或做一些連貫性動作。這部份兩位舞者也是看不到對方動作的,動作的合拍反映了二人對時間的掌握。

這個演出是藍嘉穎和陳伯顯的首次合作。藍是本地較集中短篇現代舞作品的編舞,故這十分鐘的時間限制對她來說應不難掌握。陳專長為街舞,這是他第二年在香港賽馬會當代舞蹈平台演出。去年在王丹琦和李思颺編舞的《煩人協奏曲》中,他有力和具有強烈節拍的動作給演出添上節奏感。這次跟藍嘉穎的現代舞演出再次發揮了他的優點。期待這位街舞舞者在現代舞平台有更多發揮。

這十分鐘的創作有很多可發展和豐富為長篇作品的空間,可加入不同時差的元素。如考慮把原本是雙人舞的動作予以一先一後、一快一慢的不同時差方式展現; 陳伯顯於開場的延遲加入可以更豐富地舖排; 數數字練習遞增數值或加入更多舞者、甚至邀請觀眾參與,豐富整個空間的時差體驗。亦可考慮從Jonathan Burrows的論述中探討時差對舞者的意義、相顧和相分又如何演繹。期待下一個時差--作品由短篇變為中甚至長篇。

日期: 2016年3月12日
時間:下午8:15
地點: 文化中心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