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獸大都會》: 放下成見的烏托邦

何時最易受成見影響?就是當我們自以為沒有成見的時候。優獸巿的英文名Zootopia由Zoo(動物)和Utopia(烏托邦)組成,是動物的烏托邦。在這看似文明的理想國度,卻充斥著大大小小的成見。《優獸大都會》(Zootopia)以動物為鏡,反照人間,教我們放下成見,接納他人。

成見陷阱

“Anyone can be anything”(「任何人都有任何可能」)是電影的「口頭襌」,也是兔子Judy的願景。她立志當警察,不理父母反對、鄰居恥笑和教官否定,排除萬難,成為首位兔警官。當你以為這定是勵志故事,鼓勵你「只要有夢想,凡事可成就」,這理所當然的想法就使你掉進「成見陷阱」。

動畫逐步請君入甕,以Judy的開場白切入,讓觀眾從她的視角出發,逐漸認同她的看法。她以行動破除「兔子不能當警察」的成見,其正面形象使觀眾不知不覺認同她。但她也有成見,她認為只有查案的警察才能「使世界變得更好」,因而輕視交通警的工作。這是她的成見,也是觀眾的成見。當她認為羊助理巿長是善,獅子巿長是惡,觀眾亦會認同。Judy本來相信動物可不分你我,能和諧共處,但看到14隻發狂的動物就動搖信念,相信捕獵者有獸性基因,叮囑巿民提防。成見就在不知不覺間形成,Judy如是,我們亦如是。

破除成見

恃強凌弱,以大欺小是人們不齒的,鋤強扶弱才是王道。動畫卻顛覆我們的想法。當觀眾看見兔子Judy被狐狸欺負,羊助理巿長被獅子巿長呼喝時,都會同情弱者,憎恨強者。見獅子巿長被捕就心花怒放。直至得知羊助理巿長聯同群羊設局篡奪巿長之位,反而獅子巿長卻維繫社會和諧時,我們才會茅塞頓開,明白眼看未為真,所想未為是,從而深入反思。

角色的設定亦突破固有的定型。一般人認為羊、兔、鹿、班馬和河馬等動物都是善良;獅、狐、豹和鼠則是惡毒。可是群羊竟然自私自利、滿腹陰謀;兔警Judy亦非全然正直,她以大象的違規行為要脅他賣冰棒給Nick,又以Nick瞞稅為把柄威脅他幫忙;鹿鄰居亦傲慢無禮;斑馬和河馬等都欺負善良的小童軍Nick。相反,Nick看似狡猾,但內心善良,會救Judy,幫助查案;狐鄰居為欺負Judy的事誠心道歉,知錯能改;豹警察關心別人,饞嘴可愛;小老鼠竟是大灰狼的首領,看似殘暴,卻會報恩。小至被Judy輕視的蘿蔔筆都不只用來寫罰單,而是屢助破案的大功臣!

和諧共存

所有動物都可以為善,亦可為惡,不能簡單分為捕獵者和獵物。惡,並非緣於先天的基因,而是受後天影響。無論大小的動物中了花粉子彈都會狂性大發,花粉象徵環境因素。但最可怕的因素是成見。優獸巿具備先進的設施,火車設有三個出口,方便不同大小的動物通過,長頸鹿亦有特製的飲管。客觀的配套看似文明,但動物的心仍充滿成見:大象不肯賣冰棒給細小的狐狸;龐大的水牛警長歧視瘦小的兔警;「溫馴」的動物羞辱狐狸Nick。惡,因別人的不信任而誘發。Nick本來善良正直,但其他動物深信狐狸兇殘成性,強行為他套上鐵口罩。因此Nick不再相信自己可以為善,行騙謀利,保護自己。善,是由別人的信任激發。當Judy肯定Nick的善心,他鼓起勇氣申請做警察,亦寬恕Judy,願意合作查案,更成為首位狐警。

和諧共處不再是兒童劇的情節,可以在現實的大舞台活現,只要我們能放下成見!警長以前質疑兔警的能力,其後因為她的能力而委以重任,亦不輕視細小的狐警Nick。Judy因成見傷害了Nick後會誠心悔過。Nick亦不再嘲笑Judy為傻兔,改稱她為警官,讚她聰明。豹警以前被取笑貪吃,但後來同僚送來甜食。唯有尊重彼此的差異,包容對方的限制,才能讓他人發揮所長,就如Nick能以才智破案,與Judy合作無間。

“Anyone can be anything”放下成見,接納一切可能,才能以澄明的心,觀照別人,共建真正的烏托邦!在Zootopia以外,會有Humantopia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