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紙媒定七姊妹 七件以紙為媒的作品才真

 早幾天到過位於北角的油街實現,看了正舉行的「柒紙媒──紙上北角」(7-Paperholic)群展(展期至7月24日),今次項目團隊是由香港版畫工作室,找來
七位藝術家,包括何苑瑜、梁偉庭、楊學德、劉穎樺、吳小盈、姚逸朗及顧沛然,以北角生活、歷史、環境等為靈感,再以紙為主要媒介。

 不過,坦白充,最初吸引自己的是展覽名稱「柒紙媒」,甚麼是柒紙媒?還要用大寫的七,如果其他人不知有七位參展的藝術家,又或展品主要以紙為媒介的話,誰會明白,但筆者就想要柒紙媒有點是「食」七姊妹的諧音,可能最初不是真的想「食字」,有關單位想名稱又忽然想到用柒紙媒,但最段又會「食」到這麼「應」,七姊妹這故事及地方和北角有何關係,大家自己上網找好了,但其實一般香港人是否會真的會將七姊妹等同了北角如,筆者也有些疑惑。

 大家一入到展館,就會看到吳小盈的《月圓》,以北角五十年代的月園遊樂園為靈感,之後便會看到姚逸朗的木刻版畫《功罪律》,一幅是丙申褻字功律,一由是再申惜字功律,借作品帶出「敬惜字紙」。再走入去,會看到一邊是劉頴樺的版畫作品系列作品,大家又能否從其《紀念》、《北角。家。一》、《北角。家。二》等作品中看到北角鬧市地景呢,另一邊是何苑瑜的紙本裝置《你在此》,就彷彿是從一本很大的書中雕出北角的不斷改變的海岸線。再行入一點就是梁偉庭的《北角星人的喪禮》,原來是和紮作工藝師傅合作,以一系列如飛碟的紙紮品,再配合並畫作,並以香港殯儀館為靈感,很特別,筆者自己最喜歡。不過,還有顧沛然的絲印版畫作品《春秧街日與夜》,日和夜的春秧街,筆者也去過幾次,但都是在上午,但都及不上作品中的色彩繽紛,以及楊學德的畫作《往北角的慢船》,畫的是坐在渡海小輪上時,在海中看到的北角。

 同期在「柒紙媒──紙上北角」旁的展館,亦正在舉行「北角睇樓團」(North Point Dream Properties Limited)(展期至7月1日),以買樓這應該是很多香港人由小被教育為理想及夢想的事為主題,由同是「漫遊樂園」(In The Wonderland)成員的三位本地年輕藝術家,包括高嘉莉、黃偉研,以及邱國榮,以他們三人的四件作品,借用北角為背景,以一種玩味的角度去帶大家去睇樓,好像「峯。景」(Le Grandview de North Point)如你一個教景,「迫櫃園」(Big Gui Garden)就是一大堆抽屜及生活雜物的裝置,「碌架山一號」(1 Luka Hill Road)是由一張碌架床化為一個家的裝置,以「御。羅生門」(Rashomon Royale)是寫滿了大家各種希望式慾望的記事標貼,四個名都「食」了四個私人屋苑名稱,雖然沒有以一百呎show room就騙你以為可以利用裝飾來創作成有一千呎面積的所謂美學,而是利用幾件作品來玩弄一下買樓這件港人理想荒謬事情。不知現時北角有幾多XX園XX山一號、XX門等新的私人屋苑,甚或豪宅正在放售呢,有幾多是你買得起或供得起呢。

 其實北角有了油街實現,也許是件好事,暫且不要評論這藝術空間用了多少政府公帑,對整個香港藝術圈及本地藝術家及藝術工作者的影響及貢獻,但至少有一個藝術空間這些年來搞了不少都以北角為出發點及主題的展覽活動,這兩個展覽其實都是第六屆藝遊鄰里計劃的展覽活動,大家可以去找找之前舉行過的展覽資料,已有不少藝術家及作品和北角歷史故事、人文風景、街道社區、生活習慣等有關係,除了出現過太多次的七姊妹,今次「柒紙媒──紙上北角」中就有月園、春秧街、香港殯儀館等。說真的,那裡會有一個香港公營藝術空間不停以其所處的地區為展覽主題,香港藝術館或香港文活中心也不見得搞過很多油尖旺展覽活動(當然它倆不只面向一個區,而是是全香港)。

 或者,將來北角區議會應該表揚油街實現對該區的貢獻,這是說笑的。不過,這也許是其他地區沒有一個會如此認真地將地區和視覺藝術媒介緊扣一起的組織或機構吧,或者要靠一些所謂的地區人士的努力了。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