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獨立書店帶給香港的啟示》

一位住粉嶺的網友說,前幾日去粉嶺中心開卷樂書舍,老闆跟他講經營了十二年的開卷樂將會在八月底結業。網友平日喜歡去書店打書釘,睇下有沒有心水新書,無就同老闆吹下水,過下日晨都好開心。網友是軍事迷,買書買得最多必然是軍事書,出名如《現代艦船》、《艦船知識》等期刊,還有《戰艦》雜誌,這些書籍和刊物都是老闆從大陸入貨的,但是網友後來去深圳嘗試找也找不到。這反映了老闆選書是有精心挑選過的,讓書更值得買,讓書友容易找某類走不入品牌化書店的獨特書籍,更可以建立書店獨有風格,實是獨立書店的一大特色。字裡行間,反映出網友對於這間位於小社區的獨立書店將要結業感到相當無奈。

事實上,近幾年香港獨立書店逐間逐間地在無聲無息下結業,如近來比較受關注的有專賣設計書籍的競成書店、灣仔富德樓以社會哲學類書籍為主打的實現會社,以及剛宣佈跟開卷樂同樣於八月底結業、位於灣仔碼頭賣二手書的書式生活。經營獨立書店原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必須肩負冒險者與保守者的兩種特質,不斷在兩種平衡間交替者,就在鋼索的兩端,隨時都有跌落懸崖的危險,經常在倒閉與不倒閉之間徘徊。這些書店很多時候並非只因舖租貴,而是在時代轉變衝擊底下,讀者都轉向電子市場,導致傳統書業息微。然而,每逢到了書店正式結業前夕,書店以減價促銷,才會引起萬人空巷的情況,書本銷量才得以大幅提升。這種現象的出現其實也反映了文化這東西在香港太廉價,在欠缺政府與民間的資助及支援下,這種廉價又不足以支付高昂的物價租金這些基本營運的開支。

開卷樂書舍有別於以上三間鬧市中的書店,屬於位於小社區的文藝小清新,具有豐富社區人文氣息的功能,有助培養低下階層閱讀的風氣。有助於讀書識字的個人活動,在舊香港時代對於低下階層來說是一件賞心樂事,而當時也催生了很多工人階級的文人雅士。在小社區的寧靜中,建立一種貼地的閱讀文化,而讀者也能培養出獨特的閱讀品味。但是,在電子化娛樂的即食文化衝擊底下,文藝、閱讀與寫作的風氣也日漸衰落。

現在進入了品牌化書店壟斷的時代,加上網絡讀物盜版問題嚴重,獨立書店面對的不單止是在喧鬧中的生存問題,還有培養讀者群的問題。在消費主義盛行的年代,文藝成了「食、買、玩」即食文化下更次級的消閒活動。也許,無奈之下,未來的獨立書店需要有更多的變化,如建立讀書寫作交流會、獨立音樂會、電影欣賞會、環保手工班、烹飪班、製作創意咖啡甜品等,務求將文化藝術融入生活當中,從轉型中建立出獨有的混合風格,而非只是售賣書籍,才是吸納讀者、加強與讀者互動的不二法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