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與療癒

近期有一些從事藝術工作及對藝術治療有興趣的朋友在紛紛閱讀《美的救贖:遇見自己的瞬間》。美得可救贖?作者Charles Pepin是位哲學家,不從純藝術裡的美學來談美,更多從哲學、心理學的角度來探討美對人們造成的影響,這亦比甚麼是美更重要。

價值觀
當人感到美,當中包括實體和非實體的感官過程。實體是所欣賞物,非實體是價值觀。作者指人們看到的是眼前的實體,但真正相遇的是看不到的非實體,那才是人們認同而激發出美之讚嘆的部分。藝術家的發揮在於實體和非實體的比例和運用。實體過多會破壞象徵展現的力量;實體不足則讓人無法感受。觀者似乎是自由地演繹,但藝術家在當中的引導,牽引觀者到某個方向。

昇華
書中指美包含一種強大的力量,能將原欲昇華。讓人與本來難以面對的事物面對面,甚或喜愛它,又或美能讓人們不再因不能解決之事物而擔憂。這令人想起心理學中佛洛依德的本我(id), 自我(ego), 超我(super ego)及一系列之自我防衛機制中的昇華(sublimation)。當原欲未能達到時,人類先轉移原來較原始的目標到一個非自然的目標。作者指出成為藝術天才的其一可能性是他有著極大的壓抑及有巨大的昇華能力。這是把原慾(可能不被社會所接受)的能量轉化為形態之美(和平)的昇華。想起草間彌生,她把精神病中的世界化為圓點藝術世界,讓本我的原慾和超我獲得的昇華和解。也想起電影十年,它的美不在配樂、服裝、電影技術。它引發了觀眾非實體的價值觀共嗚,也把對社會不滿、內裡的反抗和呼喚昇華為電影藝術。

藝術治療呢? 它不要求藝術治療師有高超的藝術技巧,但敏感度要高。因為在治療過程中的藝術創作帶來的美可讓人打開自己,打開自己私密的多面向,治療師需這敏感度以協助事主。治療師給的是「治」(treatment),而「療」(healing)是藝術的美引發事主自我療癒的能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