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離破碎的《北京遇上西雅圖之不二情書》

杜魯福舊作《華氏451》的年代,恐懼著幾十年後的未來,書本會被焚毀,但到了當年未來的今日2016,電子科技的突飛猛進,紙媒體已逐漸被自然淘汰,日常的報章雜誌,已逐漸沒有實體印刷品出現,逐漸趨變成電子網上版本,我們開始已較少執筆寫字,而是移動手指頭在手機屏幕上草寫,用社交軟件平台留言留語句,多於直接打電話通話,按鍵盤或是手寫屏幕板早已代替書寫在紙章上,手寫情書已幾乎是絕種的浪漫,情書已成充滿浪漫的罕有物件。

薛曉路導演編劇的《北京遇上西雅圖之不二情書》,其實是找到一個非常要好的關鍵點子,採用70年代《查令十字路84號》所承載的不老情書情懷,連繫著兩個處於不同地方,擁有不同文化的一對男女,編撰出一個既想像又要歸乎現實的現代愛情電影故事。以薜曉路在上次《北京遇上西雅圖》的成績,本身應有著足夠的功力,去呈現另一個現代愛情故事的新版本,但可惜在素材取捨方面,在人物角色塑造方面,陷入於傾斜一些類似港產片的商業元素,把湯唯飾演的澳門賭場公關焦姣,善於觀察賭徒的行為和個性,塑造成兼有強桿勇猛的街頭本領,使影片不少段落,陷入於強烈的港產賭片動作類型格調,完全未能配合整體愛情電影的格局。

吴曉波飾演的大牛,來自北京,落腳於美國做地產經紀,電影後半部戲依賴著他與秦沛飾演的林爺爺和老伴,在處理出售自住大屋的交往,在處理年老生活事情的編寫,幫助梳理了整部電影情節,但影片從來似乎沒有提到老人家兒女的問題,反而提及到當太空人的孫兒,還要安排孫兒從外太空站直接打電話給爺爺的片段,似乎就好像是顯得格格不入,充滿著背後強國人心態似的,有點兒使人模不着頭腦。薛曉路的《北京遇上西雅圖》就是要呈現華人離鄉別井,移民的心路歷程,林婆婆在丈夫逝世後賣屋,表示心在那裡,家就在那裡。男主角大牛的心路歷程,相對着在美國的大陸富有新移民客户,有着明顯的對比寫照。

隨後導演以想像式的畫面,顯示兩人以書信,作心靈上的交流,最終各自跑去倫敦 Charing Cross Road 的書店, 尋求夢幻似的愛情下落,去組織整個愛情的浪漫完美結局,末段也算可以力挽狂瀾,但己難保成為一部成功的現代愛情故事電影,《不二情書》的浪漫情懷,早已是支離破碎。

陳廷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