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進曦為大家預備好臥遊山水

 早前到過本地藝術家黃進曦(Stephen Wong)剛開幕的最新個展「臥遊」(Daydream Travelogues)(展期至7月9日),在位於田灣的Gallery Exit舉行,這是他在今年初在藝穗會陳麗玲畫廊舉行的個展後,過了不到半年便再舉行個展。

 今次個展以「臥遊」為名,令筆者立即想到以前在中國文學及歷史學到的古代文人,就是以欣賞山水畫來代替遊覽,一來古代交通不發達,遊山玩水不是易事,加上古人讀書一直以出仕做官為終生目標,但一旦真的考取了功名,也就沒有時間遊山玩水,所以很多文人雅士都以觀畫為樂,幻想遊走於畫中山水。

 和上次個展作品有所不同,今次十多幅油畫作品,是更具幻想感覺的寫生作品,上次個長中的作品或者可以讓你看得出藝術家是在香港那個野郊地方寫生,但今次就離寫賓遠一點,將一些他經常看到或到過的地方,加入一些幻想,變成一個山頭小島--十多幅作品,都是畫一個山頭或小島,好像有《風箏島》、《瀑布島》、《山居》等,其他好像:《山影》有海上有一個山頭的倒影,《隧道》、《攀山》、《過橋》等都有一個山頭,《路彎》、《雲之樂》、《道旁樹》等都是馬路邊的小山坡或人造島等,就連在門口就可以看到的《大風景與小風景》,也是通過一條小隧道的另一方看到遠方的小山頭。

 或者也有人好像筆者一樣,喜歡這些畫中那些雲,畫中都有很多雲,所以各幅都是藍天白雲綠山而且是真的很藍很白很綠,加上那虐雲真的又多又厚,不只是一片片,而是一團團,尤其是《雲之樂》更是雲貼著地面浮游,最有笑感。筆者自己最喜歡《風箏島》及《瀑布島》,海中冒出兩個小島,一個有很多人在放風爭,一個就有著一條從島頂到腳的大瀑布,有些像圖畫書中的神山。

 另外大家不妨走近些,才看到書中一些很細小的遊人及其他小物件,或會找到更多小趣味。

 或者,就當是藝術家帶大家去看山水吧,或者大家都在椅上,幼想一下自己遊樂於那些風箏島、瀑布島,又或看畫就當是攀了山,在山中住了一回等,說起來好像很有雅興,也不失為一種很有意境的陶冶性情方法,但如果以另一角度去想,其實也有些可悲,古人就因為技術不發達或有官在身,不能遠遊,但到了今天,我們還只能看畫止渴,或者是那些一星期工作七天,每天工作超過十小時的人們,說到底香港其實很細,到有有山頭的地方絕非難事,不用到郊外,就算你住在屯門、荃灣、九龍城等,就算是銅鑼灣,走多幾條街,其實就有一些山頭。

 不過,就算山頭就在你身後,也不是所有香港人都會轉身去,因為大家工作時間都很長,立條設定工時又遙遙無期,加上現在時勢不好,好像真的會有一輪裁員潮,而且太多數家長都為子女安排了排山倒海的興趣班,一般人怎會有閒情逸緻去遊山霏水呢。

 那麼,現代人也得臥遊山水好了。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