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萬水急》平實現非凡功力

一人一態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態度,這主要是源於自已的認知,或者是屁股坐著某個位置的凳,或在是頭頂着的某種帽,對一件簡單的事情,甚至是對一句說話的反應廻響,都可以引發出不同的版本,尤其是在一個複雜的社會,就以當前的本地情況,這樣的例子根本是不勝枚舉!似乎很多人,都忘記了作為人的基本態度。

西班牙導演費南多里昂狄阿拉諾( Fernando Leon de Aranoa ) 親自撰寫的電影故事《十萬水急》(A Perfect Day),以1995年巴爾幹半島,國家民族發生仇恨,軍事衝突的年代作背景,國際人道救援組織的馬布魯( Benicio Del Toro 飾演) 和助手B (Tim Robbins 飾演) 去解決當地唯一水源的水井,即將被墮在井裡的腐屍染汚,整個過程主要是尋找一條合適的長繩,然後去將屍體從井內吊出,解除水源危機。整個經過過程,關連着當時局面的其他環境元素,處於遍地地雷的地區,四週有戰爭衝突的軍隊,再加上聯合國執行任務的和平部隊,以及在戰亂中,遇上不同種族、不同階層的難民,內部還有剛投入救援組織的女新丁等等。

在這個複雜的局面,編導並沒有企圖去製造一個高潮疊起,危機重重的電影故事,反而是鋪陳出這對中年拍檔,帶著表面吊兒郎當,卻充滿實地智慧,帶著生活的幽默感,去呈現故事背景的荒謬性,顯示出對亂世無奈的悲涼,而賦與豐富的人性同情,顯示出民族仇恨之間,根深蒂固的醜惡。影片在描述B駕車途中,選擇避開地雷路徑的情景,充滿着聰明的喜劇効果。

片中難民小孩的出現,受到馬布魯的照顧過程,呈現出各人位置和心態的微妙關係,尤其是馬布魯未了解小孩會賣掉心愛的足球,誤會被少年搶走而强出頭代取回,其實就是為了去尋找父親的路費,而馬布魯尚在隱瞞他父親已死的現實;導演鋪陳的筆觸,相當絲絲入扣,盡顯描述出馬布魯這個角色,在處理人情世故上的成熟智慧心態,足以令人感嘆讚賞其豐富細微之處。

《十萬水急》整部電影,平實平淡的表面處理方式,刻劃出外弛內張的複雜亂世局面,充斥著不同種族鬥爭的仇恨,國際組織之間的官僚關係,同時顯現出眾多角色,個人性格或者是人生態度,交义產生相當豐富微妙的戲劇層次,深堪細嚼品味,不斷讓人咀嚼出不同的味道層次,足以令人感到回味無窮,最後腐屍水漲浮到井口,更顯出人生無常中的有常,天雨中的影像,更增添荒謬的味道!

首次看這位西班牙導演的作品,他的名字Fernando Leon de Aranoa,應該要記下來。

陳廷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