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上雲霄》的荒謬極樂

祖舒羅遜Josh Lawson的《啪上雲霄》(The little Death), 在談論著不同的性癖好,個人特別性刺激的來源,情況的特別,可能讓你感到匪夷所思,卻是相當有趣,在四個不同的段落裡,導演把這些性癖好,維繫於夫婦或伴侶兩人之間,充滿荒謬感覺,但在令人感覺到充滿喜劇的氛圍下,卻往往超越實際表面,超越本身題材、停留於身體語言和肉體影像的局面,結果轉變成可悲矛盾現象,顯示出兩性關係的共融,在現實生活上殊不簡單,片中所呈現的矛盾戲劇處境,盡顯其荒謬性。

一對夫婦,男的有吮腳癖,女的卻幻想著被強姦的性樂趣,但卻只局限於被丈夫,而不是渴望被陌生人強姦的性幻想。於是乎丈夫想盡辦法去佈局,尋求外援協助,製造出其不意的局面,結局竟然是讓人啼笑皆非,完全失控的意外處境。

另外一對沉迷於角色演繹遊戲的夫婦,從這些遊戲希望可以解決夫妻之間的情慾關係,丈夫伊非儲心積慮去安排不同角色的處境,但結果還是未能夠挽回夫妻的關係,角色的投入,卻未能治療兩人的婚姻關係。

路雲娜和李察為了製造高質素的後代,李察要求在做愛時的方式和位置,使路雲娜提不起性趣,經過了一段時間,尚未有懷孕的跡象,偶然間路雲娜在李察喪父痛哭的時候,竟然產生性趣,於是乎每天都去提醒丈夫喪父,使他痛哭,達到戀哭癖的滿足,產生趣怪荒謬的情景,甚至欺騙丈夫自己有絕症或者是用其他計謀,促成丈夫痛哭;就在滿足戀哭癖的情況下,終於達成夫婦間的共同願望,懷了身孕,幸好這個結局,能夠滿足丈夫的渴望,而不去追究她處心積慮令自己哭泣的行為。

Phil 就有沉睡癖好,兩夫妻的性關係一潭死水, Phil卻在妻子沉睡的時候就有性慾念, 他錯把藥丸給妻子吃了,在妻子沉睡的時候,為她打扮歡愉,從此晚上就常做這事,日間上班變得無精打采,妻子還以為他另外有女人,他只是有口難言,令人同情他的狀況。
影片最後一段是聾啞人士視像電話熱線服務的背景,森美打上熱線要求協助打性熱缐,蒙妮嘉接上電話邊用手語與森美溝通,然後同時打去性熱線轉述森美的要求。這種三角關係,因為森美能夠讀唇,識穿蒙妮嘉的協助不盡不失,由誤會到兩人坦誠討論,構成一個非常有趣的情況,同時反映出社會弱勢社羣的不同現象。

祖舒羅遜一直以曾犯性罪行的釋囚史提夫,去穿插劇中的人物段落,他總在不合時宜的時間去做訪鄰居,送上一個黑娃娃的曲奇餅。片末他駕車經過,接上蒙妮嘉,然後落車橫過馬路時,發生突然車禍,而竟然會是由睡眠不足的李察所牽動,顯示出編導苦心經營,其神來之筆的結局。兩性的性趣追尋,陷入不歸路,確真是「啪」上極樂世界的雲霄。

20160714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