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奈的威尼斯你看過了沒有?

在7月頭才正式落幕的莫奈展,我和家姐趕上尾班車前往了參觀。
以前上美術堂,不多不少聽過這位法國畫家的名字,只是也沒有深入了解,不知不覺就成了大人。有見及此,難得他的畫作來到香港展覽,當然要一睹其風采,順道多了解他的生平。
進入展覽會場,立即被濃厚的平和氣氛重重包圍。大概由於莫奈生前喜愛自然風光,畫作大多以風景為主。
前期四處遊蕩時,多有工業革命時期的城市景物,記載著大都會的變遷;到了晚期,則因隱居在別墅內,而較多描繪田園景色。
其中,今次展覽的主要展品(主打)就是晚期繪畫的《睡蓮》。會場內更有互動投映幕水池,供孩子玩樂,在兩旁的平板電腦可以操控水中睡蓮的顏色和多寡,吸引一家大小參與。
說到印象派,大家都好像覺得不敢恭維。然而,關於莫奈,作為素人的我可以很簡單地告訴你,只需要知道他是善於運用「水」和「光」的達人就足夠。
看畢全場,他的畫作雖然很引人入勝,但大多像草圖、寫生一樣。線條和顏色一點也不複雜,猶如隨筆。大概因為他喜歡旅行吧,所以每次逗留的時間不長,唯有用紙筆留下美好。
而他對於光的運用,更是出神入化。當中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以英國國會大廈為主角的《國會大廈》。這是一部系列作,共有19幅,全部尺寸一致且構圖相同。唯一改變的,是不同的天氣影響建築物的光暗,雲朵、天光的色彩,導致水影交錯的影像。光是這個系列,已充分表現出莫奈對於水和光的描繪,多麼純熟,且栩栩如生。
雖然,本次的主要展品是《睡蓮》,但個人而言,卻被另一幅不太受注目的畫作深深吸引——那作品叫《威尼斯》。
既然方才提及莫奈擅長水的描寫,自然撇不開「水都」。縱使,這畫作並非他的代表作,亦不是聞名世界的巨作。我却認為,最能表現他的功力的莫過於這《威尼斯》了(如圖)。
光是看照片,可能無法察覺。但這隻義大利貢多拉船一點也不簡單,因為它是全場唯一一幅沒有塗上底色的畫,沒有背景,卻給人一種浮在水面的錯覺,絕對是實力的表現。依我近看所見,全畫主要用紫、藍、灰三隻顏色。他粗略勾勒出船身形狀,加上碼頭的欄杆,再把筆尖上的殘餘色彩,以波浪線條,描繪在正下方的空白,使人如看見水波粼粼,又使之如天船飄然於水上。可想而知,他花在畫上的時間可能只有數分鐘,但一生的功底,卻完全表露無遺,實在令人歎為觀止。
這作品,令我想起中國水墨畫常用的手法——留白。曾有人說過,藝術本為同根。莫奈作為西方印象派,在這一點光影的描寫上,和中方有不謀而合之處。也許這種由空白帶出幻想力的工夫,才是他之所以成為偉大畫家的原因。

▼柏菲思/パフィス▼
1991年生於香港,女作家。小學六年級開始自發寫作,到2008年起正式以成為小說家為目標開始網路創作。幼時深受日本文化影響,不知不覺學懂了日語。現時以「好作品能跨越國界」的信念,每天用中、日兩文進行寫作活動。 在香港、台灣、日本推出多部作品,獲得多個獎項,日後期望製作更多混合文化小說,持續各地交流。
email: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