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重身份輪轉之後

展覽名稱:一個亞里斯多德 2016.July
展覽空間:高雄鹽埕黑白切_高雄市鹽埕區新樂街215號

面對多重身分的轉換與交疊,必然是作為一個人必須面對的永久課題。猶如正在緊張會議中接起孩子電話的大人,聲音語調瞬間從正經嚴肅轉化成和藹,也好比在不經意的時刻之下巧遇過去情人的眼神般,一股柔軟之情突然從眼睛散發出來;面對著不同面向上與身分上的輪轉,楊德昌的電影《一一》(A One and A Two)內由吳念真所扮演的男主人翁NJ,正是一種極致的表現,NJ是一位丈夫、兩位小孩的父親、科技公司的總經理、老實的生意人、家庭中的精神支柱、更是一位有著炙熱愛情的舊情人,除了身分上的名稱與位階外,NJ這個角色把各種分身底下所面臨情緒與獨自承受的狀態,透過真實的演出與寫實的心情敘事,將現代人的無奈,毫無遺漏的呈現於我們的視覺與感知。我們身體的姿態、五官的感觸與腦海中的思緒,時常在淺意識不經意的控制下,眨眼間的轉換,迅速的連我們自身都無法察覺,或許這就是在社會機器運轉之中適得其所的一種方式,但時常有一種令人意想不到的驚喜,總是隱藏在身分與身分之間的相互交織。

一套永遠的白色棉麻上衣與黑色靴子是藝術家蔡志賢面對世界的一種自我態度,在外貌一成不變底下的他,則是聚集諸多身份角色於一身的博學者,服裝設計師、服裝品牌的主理人的他,需要面對商業上的一切機制,再者身為替代空間與表演劇場空間的負責人的他,替台灣創立了另一種藝文替代空間,當他本身面對角色之間的精神拉扯與背離時,蔡志賢沈穩著說:「現在唯有在工作室裡進行藝術創作時,是最放鬆與自在的時刻了」。在本次展覽《一個亞里斯多德》中的三件雕塑裝置作品中,我們可以感受到蔡志賢在創作時刻中的優游與自在,面對於雕塑細部中的大量交錯、重疊與非線性發展,似乎呈現出蔡志賢面對創作過程心境上奔放,或許這是多重身分之下的紓壓方式,透過純粹的單一鑄鐵材質,不多加顏色與裝飾,並且保留鑄鐵本身的鏽色,完全貼近於蔡志賢這位藝術家身心一致的身體力行方式,從盤根錯節的細部抽象造型,可以看見蔡志賢在材質與造型上遨遊的暢快身體,進而從精準的邊界設定也暗示著屬於他理性的一面,嚴謹理性的外型與浪漫感性內在,為本次所展出的三件作品中的相關之處,沒有矯飾、浮誇的附屬物件,樸實無華的風格,主要回歸於鑄鐵這類材質世界當中,沒有當代影像與景觀世界的干擾,呈現如同純淨的粹之意念。

若觀者試著站在工藝與繪畫兩大脈絡之間,進行觀看,由不規則的鑄鐵線條所圍繞出的邊界如同畫框,透過層次的堆疊與表面材質的肌理,表現出猶如筆觸般的質感,均勻分布的彎曲鑄鐵也交疊出畫面中的空間感,最後搭配上的燈光將影子的深淺溶於整件作品之中。面對雕塑創作與藝術,對於蔡志賢而言或許是一種內心幻想的旋律,而他並不是想要張揚的吟唱,就如同本次展覽之中最後所配上的燈光一樣,將作品當中任何元素都蓋上一層光布,使用柔和的方式呈現出作品的平衡與和諧,整體的平衡、協調與微觀之下野獸性質的線條,將思緒軸線的兩端同時置入於本次作品,表現出現代人多重身份輪轉之後的分裂效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