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處模式: 不正常的正常

在進入這個獨處空間前, 我曾經天馬行空地幻想過這個視展內會分享的是甚麼內容, 藝術家會用甚麼媒介去表達和與viewers溝通呢? 講的是會孤獨還是獨立呢?

我在JCCAC的五樓繞了一個圈, 直接錯過了展覽的入口, 最後再仔細查證, 發現原來是在兩塊巨型白色海報內的一個狹小但開揚的空間。進去後我就快速地進入了獨處的空間, 可能是因為那兩塊白色的巨型海報發揮了它的作用, 把外面的世界分隔開來, 所以我才能完整地進入只有作品和我的世界。

在我的左邊, 有謝諾麟的作品, 作品源自他 2006年 <…日夜…>系列中的概念。這個Photography installation裡包含著數百張根據相片內容和特色而歸類排列好的組別, 總共分為四組, 是個 2米X 8米的大型作品。四大組照片裡的內容, 分別是早餐, 午餐, 晚餐和湯麵。每組照片都用著一模一樣的佈局, 食物在中間, 報紙墊底, 連餐具也一樣, 唯一有變化的就是食物本身。

遠遠的看, 這片食物牆是震撼的。這根本就是個紀錄片, 而是嚴格執行的紀錄片。一式一樣, 從一而終, 徹底執行和準確無誤的紀錄過程, 相信應該花了謝諾麟不少時間, 這時, 我是深深佩服他的毅力和創作態度的。

其實這些食物有甚麼特別呢? 為甚麼要花這麼多天, 這麼多個日與夜去完成去展示呢? 從我的角度去看, 這是個關於習慣, 常規, 系統, 節奏, 紀律和自我規範的日常生活。儘管每天的食物都有些微的變化, 可是早餐總是離不開牛奶和麵包的選擇和習慣, 偶爾才會來個公仔麵和火腿煎蛋。晚餐也是那樣, 總是有飯有肉有菜, 每天的肉和菜可以不一樣, 偶爾也可以有個冷麵或炒麵, 不過也是離不開那個框架。宵夜更是厲害, 幾乎都是一碗有湯有麵再加其他不同的配料。

這就是習慣。這就是生活規律。

就像我們每天洗澡後擦乾身體的那套動作, 或是像我們每天化妝梳頭的那套動作, 每個人的每個生活習慣和細節, 其實都是每天千篇一律地重複著。儘管有著變化, 但其實都離不開那日常的習慣。習慣就是那麼奇妙的東西, 你習慣了睡前要聽音樂, 你習慣了起床後要喝杯水, 你習慣了用那隻牙膏, 你習慣了去那所快餐店, 習慣了就很難再離開那種習慣。

這些習慣很正常, 正常到已經開始不正常。

人的一生, 千篇一律地重複著, 每天的程序, 每天的選擇, 每天的習慣。睡醒後又再重複, 每日每夜的重複。有時候覺得有規律有節制才是好的管理方法, 但當這種獨自經營自己生活的方法原來是個沉悶一成不變的節奏時, 你還會這樣獨自運作嗎? 真的就每個早上牛奶麵包直到永遠嗎?

這些食物帶來的是對自身習慣和模式的反思。連我也不禁在想, 如果我真的要每天紀錄自己的生活, 做著那些正常而又相同的事, 幾十年後的我, 會否覺得這種生活很不正常呢? 當你活得太正常, 太一樣, 其實就太浪費了。 因為你浪費了可能性, 浪費了機會, 浪費了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