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殺列車》更新喪屍類型典範

在這十多年間,南韓的流行文化產業,在政策和整整個工業處心積慮的發展下,確實創出超卓成績,除了本土市場之外,能夠跑到世界各地的國際市場,達到風行全球的境況。以電影來說,在大型製作上,已經足以媲美荷里活大製作的水準,在各類型電影題材上,都有著國際級的出品,《沖天大火災》式的《火海101》,或者是無數的特務動作片,或者是青少年的青春電影等等的主流電影,己在國際市場,佔上重要持份。

以喪屍為題的類型電影,早已氾濫於荷里活B級或C級電影的製作,此類型可以包容血腥、暴力、動作、核突、驚嚇等等元素,較難見到有新意的喪屍電影出現,也因為這個緣故,對南韓大製作的《屍殺列車》起初並不感到興趣,但看完這部主流電影,確實要認同他們對拍電影的認真和創作態度。 影片中的喪屍出現,然後一咬即傳染的鋪陳,至到最後火車站的喪屍狂潮,排山倒海的影像,在視覺製作上,確是為這個類型電影,更生出創新的景象。

片中馬東錫原本對做基金管理的孔劉有所鄙視,一直認為他是吸取客戶血汗的自私鬼,後來還是會同情他忙於工作,忽略家庭的處境,說出大都市男人不易為的當前困境。影片藉著小孩金秀安的童真行為,反映出成人世界的各自行為,盡顕人性的優秀或者是醜劣的對比,人際間在保命的大前提下,大愛的無私,彷彿成為稀有的素質,讓人感到唏噓。

《屍殺列車》最難得的地方,在於描述喪屍橫行的危機下,除了建立角色人物的個性身份,在此類型電影常見的大難當前,各人合作逃避喪屍,或者是自私地自保自救,不會去幫助別人等等的情節上,尚會有不同環節細微的鋪陳,結合出濃厚的人情戯劇氛圍,超越一般主流電影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