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運是我》:真正的幸運兒

「曾嚐遍失意時/卻找到快樂匙/哪裏會知/就是自己/原來是個幸運兒」

他,與相依為命的母親生死相隔、被狠心的父親拋棄、被刻薄的僱主辱罵解僱、無錢交租被追打,無人無物無家可歸。她,愛人遠逝、無力謀生、被視為女兒的租客離棄、跟不上社會的步伐,無人有屋仍「無家可歸」。幸運似乎跟他們沾不上邊。在電影的世界裏,失意的男女多會成為「幸運兒」:年紀相若的就會發展為情侶,相距甚遠的就會成為「親人」。《幸運是我》(Happiness)雖然不脫此框架,卻不落俗套,情摯動人,教人對關係有更深刻的體會。

「有關係」VS 「無關係」

此片與《誰調換了我的爸爸》相似,強調關係不是建基於血緣和名份,而是彼此的感情和責任。旭(陳家樂 飾)千里迢迢從廣州來港尋父(錢小豪 飾),千辛萬苦找到聯絡父親的電話,可是父親只斥責亡母,對他漠不關心。他特意請父親記下自己的電話號碼,很想與唯一的親人保持聯繫。但父親卻沒有記下,還當他是玩電話的陌生人,恐嚇要報警。芬姨因為要測試旭的電話,無意中得到他的電話號碼,雖是陌生人卻把號碼記下。再婚的父親痛心小兒入院,不問情由就狠狠掌摑旭,更視他為負累,怒斥他:「你留在大陸就好了,為何要下來(香港)?」。他更堅稱:「我只有一個兒子(小兒)」,斬釘截鐵切斷與旭的父子關係,並警告他不要騷擾其家人,以後也不要聯絡他。反而芬姨非常緊張和關心旭,更為他出頭,斥責其父不認子。見他無助痛哭,就擁著他,給他依靠和溫暖。她安慰他說:「他不認你沒所謂,還有我這個媽!」警察對芬姨和小月說:「朋友是無關係的,坐在一邊。」,這話更是對關係的調侃。「無關係」的安慰關心,「有關係」的卻辱罵痛打。究竟誰才是有關係?

人性化的刻劃

畢竟只是萍水相逢的人,如果只放大他們無私的大愛,顯然過於煽情失真。導演不把這段關係過份地童話化,反而真實地刻劃人面對關係的自私與不安。最初相遇,芬姨利用旭的熱心,佔盡他便宜。她哀求他陪伴找雞蛋,要他幫自己拿東西回家,又得寸盡尺,要求他修理燈膽。旭稱因維修燈膽而令電話屏幕有損,要求賠償,她即時置身事外,過橋抽板,馬上趕走他。當旭無家可歸時,她又滿有戒心,認為他謊稱被解僱,是圖謀不軌的騙徒,因而冤枉他偷錢,把他推出門外。

旭亦如是,其實電話屏幕無損,他卻企圖騙財。芬姨租房給他,讓他有住址證明,得以獲聘,自力更生。他卻萌生貪念,把她心愛的古董木椅偷去變賣。他心情欠佳時就發脾氣罵芬姨。得知她患有認知障礙症,就逃避照顧她的責任,不顧她的恩情,一走了之。對於女朋友,他亦只是從她身上圖利,利用她買煙,發生關係後偷她的錢,然後粗暴地趕走她。因為被父親離棄,他不懂建立親密的關係,不敢肩負責任。

真正的關係

為自己著想雖是人之常情,但建立關係就是要踏出自己的安舒區,與人交往,就如牆上交疊的樹根。只有包容體諒、互相遷就、勇於承擔,才能建立真正的關係。旭和芬姨都在關係中成長。從吃飯可以看到他們關係的微妙轉變:芬姨起初藉詞要吃飯,趕走多番幫忙的旭;他再來訪,她留他吃飯,與他分享自己最愛的荷包蛋;與他共住後,為他煮腐竹白果粥,又致電問他會否回家吃晚飯。旭最初嫌棄她粥裏沒放米,又有焦燶味,後來會主動早起給她煮荷包蛋煮作早餐。飯桌不再只是用餐的地方,旭更用以幫芬姨進行記憶練習,細聽她的往事。他們的關係已從口腹的滿足昇華至心靈的交流。

從前,他嫌棄她走得慢,後來會叮囑她路滑,停下來與她並肩共行;以往他會罵她不懂回家,後來卻時常相伴,又送她刻有自己聯絡電話的手觸,以防她迷路;以前他罵她只看亞視,又嫌她不懂用新搖控,後來卻細心把轉台指示貼在電視;他不再逃避照顧她的責任,細讀有關照顧認知障礙病人的資料、替她分藥和染髮。他視芬姨如母親,擔心她會重蹈生母肺癌的覆轍,不惜陪她一同戒煙。昔日她不愛改變,不願接受3D電視,但卻踏出一步,與他共賞3D節目。以往她獨坐沙發,不願與他分坐,後來卻讓他睡在沙發上,輕撫他的頭,為他蓋被,儼如母親。

緣分在你手

關係的開展始於相遇。相遇是一份緣,但緣未必是命定,有時握在你手。芬姨常說:「做人的事,不是你幫我,就是我幫你。」不存計較之心,熱心助人,有機會播下緣份的種子。旭和芬姨的「母子情」始於旭當初願意幫助徬徨的芬姨;小月(劉雅瑟 飾)和旭的認識,緣於她從前關心為病母擔憂的旭,他亦借她外套送暖。同樣,要不是阿甘(張繼聰 飾)路過為旭綁鞋帶,就不能建立互勵互勉的友情,旭亦不能重遇小月。幫助出於愛,也要顧及對方的尊嚴。小月擔心芬姨獨自回家會迷路,但又得顧全她的面子,所以謊稱還未下班,想芬姨陪她談天。旭不想讓芬姨覺得自己有病,是別人的負累,就哄她服用的是「補腦藥」。他知道芬姨深恐被遺棄,就裝作從未出走,以免她傷心。

人與人的關係本來就是環環相扣,互相幫助便能以生命影響生命,讓關係延伸。芬姨的夜總會老闆昔日無條件送她物業,今日她延續助人之心,把物業留給最親的旭。得到朋友、「母親」和同事的關心,旭更懂得體察別人的需要,見求識的競爭者沒帶筆,亦樂意借給他。

「深信幸運是在我手裏/今天我能高飛」兩個落泊的孤獨人,彼此依存,互相取暖,讓對方得以帶笑高飛。他,找到失去的「母親」,重尋善良的自己;她,實現了有「兒子」的心願,不再懼怕「死了都無人知」。真正的幸運,不是不勞而獲,天降甘霖,而是用真心愛人,得著令你我「笑意甜絲絲」的關係。幸運兒不獨是芬姨和旭,更是懂得愛與被愛,用心經營關係的每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