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戰事的《絕地戰場》

人性的質素,在世俗功利的現實社會,往往會被忽略壓抑,每況愈下而不能夠得以提昇。個人本身的價值觀,與及個性的修維,在關鍵時刻,最容易暴露無遺,可能是內心矛盾掙扎後的抉擇,或者是自然直覺的反應反射,個人能否達到高尚的情操,根本難以自我估計肯定,能否達到傾向大愛的層次,往往是當埸臨時考驗的結果。

《絕地戰場》(Kilo Two Bravo) 是一部令人感到驚心動魄,處於戰地實況的真實事件,但卻完全沒有敵軍出現的真實事件,就讓我們看到一小隊英國軍人的人性情操。影片拍攝他們陷入當年阿富汗戰爭期間,佈滿地雷陣的河谷當中,他們要對抗的,並不是敵軍的戰火,而是在拯救受傷同袍的時候,亦會可能陷入被炸傷的困境,就算在支援增加之下,亦可能反而增加更多傷亡的情況,這樣矛盾荒謬的局面,隨時可能因為地雷滿佈,有拯救行動便會增加受傷人數的困境,連鎖反應的局面,救人變成受傷,不斷滾動下去,血肉橫飛,救人變成要被救,安慰變成同病相連,被炸開的身體,血肉模糊,斷肢無數,生存彷彿就是完全只能靠著意志;外來直升機的拯救,亦可能變成另一個災難式的引爆。

導演保羅•基迪斯(Paul Katis) 把一部沒有敵人硝煙的的電影,拍得更覺得是一部非同凡響的戰爭電影,當這小隊軍人的身軀,被地雷炸得血肉模糊的時候,會更加感覺到戰爭殘酷的層次。雖然你會聽著這些軍人的粗言穢語,又或者是幾個同性戀者,鼓勵著苟喘殘延的,要保持著生存意志的肉麻說話,但看著他們面對當前的危機處境,不會自顧自己隨時亦會誤踏地雷受傷,表現出的義氣團結,對同袍的關懷等等,呈現出軍人高度的人性操守,互相扶持鼓勵士氣和意志,瀕臨失血死亡的邊緣,要堅持下去的局面,確實令人動容。

這部沒有戰事的戰爭電影,其實就是人性戰爭的另一個版本,其震撼性就在地雷不斷將人肉爆開的情況下,在你眼前暴露出其血肉骨骼,赤裸裸地要你正視其真實面目, Kilo Two整個小隊受盡重創,但在人性戰爭中,得到輝煌戰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