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文化匯萃結晶 日本歌舞劇《LILIUM》

  假若把西方的名作搬到亞洲表演,有些時候可能會把角色名字改作當地語言,好像把「史蒂芬」寫成「史先生」,或者把背景舞台重編成富本土風味的,更貼近觀眾日常生活,好讓他們能夠設身處地享受作品。然而也有其他方法,例如不理時代背景,把故事翻新成現代版本,套入演出者的觀點,將新生命吹入故事之中。

  可在日本方面,最常見的情況還是由東方面孔的演員,直接飾演外國角色,明明有黑眼睛、黃皮膚,名字則叫做「娜尼兒」,穿上洋裝,化上濃妝。粉飾過的舞台隨即穿梭至與別不同的風景,並以觀眾聽得懂的母語,表達異國情懷。有時甚至把語調更改一下,以突顯出他們在演釋外國人。

  今天要介紹的這部作品——歌舞劇《LILIUM~少女純潔歌劇~》,正正是以以上的方式,由日本人直接表演外國背景的故事。由於故事是原創的科幻作,劇本中發生事件的實際地點不清楚。

  日本的舞台劇、電影,往往喜歡這種時空不明確的風格,如《魔幻時刻(ザ・マジックアワー)》、《銀河街道(ギャラクシー街道)》等。觀眾觀看時彷彿進入了異世界或劇作家的幻想空間裡,是一種全新的體驗。這種做法有兩大好處:一,無論是製作方抑或觀眾均能自由自在地享受任意的表現模式,充滿獨特世界觀,能直接感受創作者所感受的,不受限制。因為沒有固定的框架,所以沒有地域、文化等束縛;二,觀眾沒有先入為主,可以在不既定概念下,深入淺出了解劇情的含義,而非只關注其歷史背景。

  理解上述事情後,我們回到主題,先來介紹一下《LILIUM》的內容大要。本作是系列作《TRUMP》的後續,事件發生在歐洲某地的中古年代,一所收容繭期(類似人類青春期)吸血鬼的療養所。由於他們在這段未成年的發育時期,精神處於不安定狀態,因此被集中起來監管,直至療養結束,而這故事則是女吸血鬼宿舍內發生的。主角Lily,有天突然發覺同住於療養所的一位朋友失蹤,於是周圍問人,尋找她的去向。但是,竟然沒人記得這位朋友的存在,彷彿連回憶都人間蒸發了。可她堅信那位朋友曾經存在,而且還和大家玩耍,在一起渡過了快樂的時光。誰也想不到,她的消失原來暗示著療養所背後的陰謀,策劃人之所以把她們聚集成一塊,其實是為了排解吸血鬼真祖的永恆孤獨。無知的她們每天快樂過活,殊不知正生活在謊言之中,如一個醒不來的美夢……詳細內容,留待大家看本劇確認吧。

  這歌舞劇以哥德風格包裝,療養所也以城堡打造而成,加上蒼白的服飾與妝容,成功營造出鬼魅、頹廢、陰沉的風格。由於是全女班上陣,相比起男性帶給人的陽氣,女性的陰氣令整部劇的氣氛更連貫。採用年輕少女作為演員演出恐怖、殘酷的故事,更令人涼了半截,這種演出亦是香港難以見到的。

  題目《lilium》的造語,除了回應主角的名字lily之外,還給療養所裡的女角營造了純潔的印象,猶如百合般雪白、完美無瑕。可這印象和故事的反差,更能襯托出人性的黑暗一面。永生、孤寂,以及人對人之間的愛恨,執著,是整部劇的中心主題。雖然角色都是吸血鬼,卻彷彿反映出人類的真實一面。

  值得一提的是,角色塑造方面亦十分出色。本身天真的小女孩,像小公主一樣無憂無慮嬉戲,到後來拿刀子殺同伴;被欺凌的角色,總是疑心暗鬼、不輕易信任人,因而變得獨佔慾極強;表裡不一,外面看去十分純情,內裡卻有一股渴望被愛的瘋癲。每個角色都有她們各自的背景,不能一言定論誰正誰邪,只是在不同的成長環境下,對愛情和壽命的追求出現了明顯的分歧。

  而演員年紀雖少,演技卻十分出眾,絕不遜色於大人。由於只有年幼的演員,劇中完全沒有成年人,因而更有種獨立於世,烏托邦的氣氛,能夠想像劇作家彷彿想透過孩子的眼睛,來窺視一點點人性的本質。

  不得不提,劇中的歌舞元素和劇情非常配合,少女悽慘的歌聲以及唯美的舞蹈,使故事進入了深一層的境界。劇中角色皆以花朵命名,在鎂光燈下,穿白裙子的少女時而有力,時而哀怨地唱出歌詞。宛若一朵朵怒放的花兒,卻能預視終將凋零的命運。這些,亦充分彌補了台詞無法覆蓋的空洞部份。加上古風的音樂編曲,更能牽引觀眾的情緒。

  此以吸血鬼為題材的舞台劇系列製作人,末滿健一先生,因《TRUMP》一劇以全男班,演出時空交錯的人性劇而成名。現時在日本有許多擁躉,一心為了看他的創作而入場。系列目前已發展成三部作,而且跨越多年不斷再演,未來想必會發展成無人不知的巨作,搬上世界大舞台。期望有天,能在香港看到他的演出。

▼柏菲思/パフィス▼
1991年生於香港,女作家。小學六年級開始自發寫作,到2008年起正式以成為小說家為目標開始網路創作。幼時深受日本文化影響,不知不覺學懂了日語。現時以「好作品能跨越國界」的信念,每天用中、日兩文進行寫作活動。 在香港、台灣、日本推出多部作品,獲得多個獎項,日後期望製作更多混合文化小說,持續各地交流。
https://www.facebook.com/pavis0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