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與安生》燃燒青春

《七月與安生》,那種燃燒青春情懷,看得心動,看到唏噓。看後令我心醉,但不忍心再去重看第二次,只想那份感覺,停留在腦海的印象。

《七月與安生》,兩個女孩在成長生命中,互相牽動,亦愛亦恨,就是因為愛上同一個多心的男孩家明,存在著兩個性格不一樣的女孩子心裏,散發著青春成長的矛盾,七月對安生的忍讓,安生對七月的內疚逃避,盡在周冬雨和馬思純,表面閨蜜親切,眼神間流露出無奈的矛盾。

七月說安生,一直活在混騙男人的金錢維生,帶著鄙視的口吻,安心的回應卻是面露滿足說著: 「我每天都覺得活得很踏實滿足」。但在七月離開之後,卻露出虛無哀愁的落泊輕煙,正好是當代塵世的深情寫照,刻出跳躍青春的矛盾人性狀態。當代青年浮沉生活,帶出強烈熟悉的城市感覺。

七月明知男友家明背著自己愛著安生,內斂性格的忍讓,一直羨慕著安生,性格活潑外向,四處闖蕩的生活方式,而最終安排棄婚,放手家明,轉變自己生活的方式,四處流浪。反而安生動極思靜,從燦爛回歸平凡,兩人生活姿態來過互相對調,所產生的層次趣味,盡顯生活態度在成長的轉變,性格先行,選擇在後。

導演曾國祥在《七月與安生》孕育著青春的澎湃,那份短暫的充沛能量,出現那份青蔥沸點消耗氣味,生命的印記,帶著無限唏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