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新聞攝影展作品看悲慘世界

 早前筆者在JCCAC的L0及L1藝廊看了今屆香港國際攝影節其中一個展覽活動「世界新聞攝影2016」(World Press Photo 2016)(展期至11月16日),展出了這可說是國際新聞攝影最這榮譽的最新一屆得獎作品,百多張得獎作品,分為當代題材、日常生活、時事新聞、長期項目、自然、人物、體育、突發新聞等分個項目。看完之後,大家會有甚麼想法呢?覺得各位大師及新聞攝影工作者很利害,能拍到那decisive moment(決定性的瞬間),又有自己風格,這當然是啦,但筆者誠然有些不開心。
 他們拍下的作品,理應就是去年度世界不同國家及地方發生了甚麼事,所以如果用這些相片去理解我們的世界,那麼世界原來就是戰爭、難民、傷亡、污染、貧窮、歧視等等,你去看年度照片--澳洲自由攝影記者Warren Richardson 的《Hope for a New Life》,或者很多人早已從其他新聞報導看過這張相片--為了逃離敘利亞內戰,每年有幾十萬人逃難到其他方,攝影師在塞爾維亞和匈牙利交界,拍到在黑暗中有位父親慌地將手中的嬰兒從鐵絲網下遞過去給另一個國度的雙手,簡單的黑白照片,但視覺力量強大。
 另外,再看盲會知道很多項目的得獎作品都是和內戰及難民有關,如人物單張首獎是塞爾維亞普雷舍沃難民營一位女童穿著雨衣,排著隊伍等待號碼牌,時事新聞故事首獎、突發新聞故事首獎等都是歐洲的難民危機,去年困擾著世界的最大問題,或者就是因為內戰而引起的難民問題--不論戰爭的起因是內部政治及種族問題,或是外國的介入,但逃到歐洲的難民顯然反映了一個地方的問題是會直接及實際影響其他地方的政治、經濟及社會民生,仇恨、矛盾、傷亡等,今天解決不了,明天繼續存在,而且會隨著人一代一代傳承下去。
 真的不知道,如果明年再舉行世界新聞攝影展覽的話,戰爭、貧窮、污染、種族衝突、歧視等問題,是不是都是主要相片內容,無休止的黑暗面總是佔據著報刊及網站的頭版位置,為何總是做不到No news is good news的情況呢。或者,到了一天,第三次世界大戰、世界物種滅絕、全球洪水泛濫等,會是未來世界新聞攝影比賽各個分項得獎作品的主要內容,那麼之後就不用再有news的了。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