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Y:董永康與許方華兩個展】數碼與模擬之間

許方華和董永康的聯展(主辦方稱為雙個展),很能夠突顯出其「X+Y」的主題。兩位藝術家之間的二元對立,不僅在於男與女,純藝術與新媒體的背景,也在於他們所關心和研究的課題與最終完成的作品所呈現的面貌。

如果沒有「X+Y」,相信許方華和董永康不會走在一起。雖然他們不約而同將科技和新媒體融入藝術作品,但取向與著重點幾乎是南轅北轍。許方華有科技史考究癖,她嘗試將一台古董諧震紀錄儀(Harmonograph)復修,並利用相同原理,借用鞦韆作為媒介,糅合現代的編程技術,做成一台21世紀的諧震儀。董永康雖然是純藝術背景,卻花費了不少心機鑽研機械工程、數碼攝錄和編程,最後呈現出來的裝置作品我形容是一台大型的低科技360度顯示屏,觀眾須要配合顯示屏的自轉速度和角度,讓身體和眼睛一起追縱它們才能實現全景觀看體驗。

在「X+Y」的多重二元對立上,最有趣和值得注意的是數碼(Digital)和模擬(Analog)之間的對立。雖然他們不約而同地運用了以上兩種模式進行創作,但取向卻有著顯著差異。許方華的作品《Process with body, water & pendulums》的原型為19世紀中發明的諧震紀錄儀,其概念是Analog的,她以鞦韆配合人體組成鐘擺,利用持續的鐘擺運動進行訊號輸入。鞦韆帶動水池進行共震,池水在燈光的反射下在牆上產生波紋,這是古董諧震儀的模擬運作原理。藝術家同時在鞦韆底部安裝了動作感應器和藍芽發射器,於是鐘擺運動被轉化為數碼訊號輸入,繼而在後台經過運算再以鋼琴音符作為輸出。整個裝置的原理和演奏電子琴一樣,但藝術家則運用了詩意的手法將過程解構並重組,給予觀眾截然不同的體驗。

董永康創作的《In Between》的原型來自他2014年的作品《又/又》和《視野之外 – 它們從不消失》,與舊作相比,新作的屏幕數目增多,也將CRT屏幕換成LED屏幕。屏幕上播放著藝術家特別攝製的地景錄像,較之一般的多頻道錄像裝置,這件作品的特別之處是它模擬了360相機的拍攝和立體影院的播放效果,但它的設計原理卻是最普通不過的2D攝錄配合結構簡單的恆定旋轉垂直機械和LED屏幕。如果說這件作品的概念原自本世紀的數碼影像器材和觀映體驗,其實踐的媒介和方式卻是全模擬的:拍攝是數碼但效果與模擬系統無異;多屏幕的顯示方式為全模擬;旋轉機械臂的運作雖涉及簡單編程技術,但呈現效果亦近似模擬系統;最後,觀眾的主動式參與觀映經驗更將整個模擬系統的特徵更具體地演示出來,甚至有意與本世紀的虛擬實景技術進行對抗。

許和董的作品都沒有對現代的觀念提出太多顛覆和質疑,反而提高了觀眾的參與度以及作品背後的教育性,許方華甚至在作品旁邊放置了一台諧震紀錄儀複雜品和一本介紹諧震紀錄儀的書藉,這方面遂成為了展覽的另一層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