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構人際關係的《怒》

犯罪類型電影最吸引我的地方,並不是如何在蜘蛛馬跡中,找出誰是真兇,而是看到或者了解兇手為什麼要殺人,從中了解人性,那種深藏於人性深處的暴力潛在,終於爆發成為傷害他人的誘因。

日本導演李相日的《怒》(Rage),在追查兇殺案件過程中,在不同的地方,出現三名疑兇,確是撲朔迷離。影片的氛圍叫人看得迷茫,情節縱橫錯亂。但最吸引的,還是片中疑兇跟他身邊人的關係狀況,無論是在東京同性戀關係的直人(綾野剛飾)和優馬(妻夫木聰飾),在千葉的哲也(松山研一 飾)和愛子(宮崎葵飾),在沖繩信吾(森山未來飾)和女學生泉(廣瀨鈴飾)的關係狀況,均顯示出人際關係的建立,建基於各人自身的個性和身份,連繫著本身的價值觀以及對社會的認識等等,片中千絲萬縷複雜的情景,相對於我們現實生活,所面對建立人際關係的情況,雖然《怒》是經過電影戲劇的處理,卻亦是反映著:電影如人生,人生如電影。

單手拍掌不成事,雙手拍掌才有聲,人際的建立,本身是互動衝擊,人生的軌跡,充滿著可能性,沒有必然的發生,卻有一切的可能性。永遠可能出現,互相不能理解,互相不能溝通,互相存著誤解,互相缺乏信任,或者是由信任變成不信任,由單純理想的愛,變成互相計算的恨,由真誠變成猜疑。原來要愛一個人,不是一件簡單的一回事,要建構出一段關係,竟然是一件艱苦的工程。

影片沒有跟我們說道理,而是讓我們看到不同的人物關係,在不同事情上的行為,讓我們看到建構伴侶關係,充滿著異數,就算本身個性單純如片中的愛子,亦會對愛郎哲也產生懷疑,何况優馬與直人的同性愛關係,還是由金錢換回來的情慾。現代人的愛情關係,可見得基本上是相當脆弱。

《怒》中描述在沖繩的流浪漢信吾,靠做散工生活,說到他鄙視別人是要保護自己的自尊,點出一些處於低下層狀況人物的性格行為觀察,頗能夠解釋或者是反映一些憤世嫉俗的心態。信吾有著社會政治的取態,自己離群的生活態度,但無能為力的矛盾,更加凝聚成深層的憤怒。《怒》挖掘人際關係深藏的層次,縱橫交錯的人性情緖,足以震盪思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