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上有一 書寫花

 早前筆者到在環荷李活道的agnès b.’s LIBRAIRIE GALERIE ,那裡正舉行日本著名書法家井上有一(Inoue Yuichi)(1916-1985)的書法作品展「花」(Hana)(展期至12月31日)。

 井上有一日本戰後很有名的現代書法家,作品不守章法,破舊立新,應該不少人都有聽過他的故事,今年剛好是他的百歲冥壽紀念,女演員林嘉欣曾在日本畫廊看過其作品,深受感動,到了終於以策展人的身份,將井上有一的作品帶來香港。

 今次展覽展出了井上有一的14幅《花》,展場天花也特意倒吊了一片真花海,從最新鮮豔麗,那些花伴著花字,隨著時間,鮮豔開始發黃乾枯,都是一個過程。其實,井上有一生前曾寫過那麼夕作品,單是「花」字就有幾千個,但如果你有看過他的自傳或其他介紹,都會知道「花」這字,看似簡單平常,但其實是很有意思的--他生前在白天當小學教師,晚上就變為書法家。1945年時當他在學校值班時遭美軍空襲,他在地下室昏迷了好幾個小時,之後卻奇蹟蘇醒,他記得在昏迷前有人一直喃喃自語「南無妙法蓮華經」,在昏迷時腦中出現了經文及飄飄的花瓣雨,之後他一直對花念念不忘,而且他的女兒也取名為「花子」。

 看井上有一展覽,不知有多少人會想到他所處於的二戰時代的生活環境,他成為書法家的經過,以及他對書法的革命理想及抱負等,完全不是單純是寫一手好字而已,大家平時在香港看到的中國傳統書畫展覽,很多大師,很多大家,楷書、小篆、大篆、隸書、行書、草書,甚至甲骨文,或學習古代名家王羲之、颜真卿、柳公權等,筆者無資格去評論他們的書法,人人都那麼出色出眾,但筆者心想,除了寫得甭好字以外,是不是還有其他的呢,是不是有人可以為中國書法注入一些開拓革新的能量。

 為何有這想法,簡單來說,就是:還有多少人去寫字?差不多所有人都用電腦及手機,可見的未來甚至可以用更為先進及互動的VR技術,寫字,又或字的未來是如何呢,寫字已步入不需要的時期,再下一代會如何,不是被嫌嫌棄,就是變得不需要的了,那麼寫字的美學、藝術及文化會如何,不難想像,幸好的是筆者應該已死了。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