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電影如何救] 論香港民間電影院的傘後發展

自雨傘運動後,香港社會出現了各種政治打壓,尤其是對電影的審查最為明顯。比較受港人關注的獨立電影《十年》因內容涉及香港人權、民主、言論自由受威脅的現況,加上涉及包含香港獨立、自決等敏感政治話題,被指是反映香港政治現實的「預言書」。事實上,《十年》於2015年12月17日上畫時,最初只於百老匯電影中心公映。由於票房較預期理想,也陸續在其他商業院線放映,其後雖然戲票一直供不應求,但院商表示隨著1月底農曆新年檔期到臨,需預留足夠場次予大製作,大部份戲院已相繼將其落畫。一套入座率維持高企的電影被所有院商落畫,情況頗為罕見,無論院商如何解釋,都難免令觀眾聯想起政治打壓。於是,為了讓更多觀眾能欣賞該片,遂改以社區放映會形式繼續放映,一呼百應,也是前所未有的現象。故此,從商業院線公映到社區放映,《十年》均被指是傘後奇蹟,可惜這樣的奇蹟也是曇花一現,以拍攝傘運為題材的獨立紀錄片包括《亂世備忘》、《未竟之路》、《傘‧聚》等,至今仍未能在商業院線上映,只能在獨立電影節如華語紀錄片節及獨立放映會放映,難免走向邊緣化的局面。

適逢全國人大常委會剛在今年11月7日表決通過《電影產業促進法》,境外曾損害中國國家尊嚴的組織和個人,不能參與中國的電影攝製。該法規定,法人、其他組織可與境外組織合拍電影,但不得與從事損害中國國家尊嚴、榮譽和利益,危害社會穩定,傷害民族感情等活動的境外組織合作,不得聘用有上述行為的個人參加電影攝製。這種法例無疑是反映出中國對電影內容及相關製作人的政治審查及嚴重排除在外,由國內的審查蔓延到境外,而且比以前更嚴厲。因市場取向的關係,這必然影響香港電影內容的選取,從而令香港電影發展走向兩極化:一是製作討好以中國為主的華語市場的商業大片,二是以製作獨立電影為目標並以獨立放映方式面向公眾。因此,建立民間電影院是香港電影工業的另一條出路。

事實上,《十年》難得成為異數,雖然只能在少數戲院上映,但是後來卻能在社區獲數以千計觀眾觀看,與各區社區組織協辦街頭放映會,成功重奪死寂多時的公共空間,同時讓公眾再次思考公共空間的活動功能。此後,在街頭舉辦的社區放映會如雨後春筍,並透過民間眾籌的方式支持運作。不過,比較值得一提的還是今年10月成立的【社區院線】(Community Cinema),填補了市場上非主流作品放映場地的空間,定期舉辦放映會,並邀請導演及電影工作者與觀眾分享交流。自10月開始,放映了導演應亮的《九月二十八日.晴》和緬甸華裔導演趙德胤的《冰毒》,這類電影在香港討論亦不多,故此放映會可以讓電影愛好者認識更多在香港被視為政治敏感或非主流作品而不能在商業院線上映的電影。相對於商業院線,【社區院線】都能令觀眾把重點放回電影與思考本身,而非聲效享受、視覺享受、觸覺享受等。

長遠來說,筆者還是希望眾籌的概念能植根於香港民間,支持獨立拍攝及獨立放映,務求做到自己電影自己救,買回自己的本土電影之餘,也能買回自己應有的發聲途徑。香港電影,絕不能未拍就先自我審查!

參考資料:
1. 〈民間自創香港「社區院線」十月一日開幕〉,2016年9月14日,瀏覽自http://www.cinezen.hk/?p=6700
2. 〈中國人大通過電影產業促進法,「傷害民族感情」者不得合作〉,2016年11月8日,瀏覽自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1107-dailynews-Movie-Censorship/
3. 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hkcommunitycine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