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車上的女孩》帶出兩性悲極終結

兩情相悅,愛情到濃時,在身體荷爾蒙的影響下,靈慾交替達致人生極樂境界,往往是兩性關係的高峰,但情況是否能夠持續下去,往往考驗着兩性彼此交往的融合性,尤其是考驗着實際環境的客觀因素影嚮,物慾階級背景等等的環節之外,尚有外來第三者的侵佔或者是誘惑。男性由下身主導行為,是個頗為普遍的說法,但這說法其實亦適用於性慾較強烈的女性身上。這個情況就出現在《列車上的女孩》這部電影身上。

泰德泰勒(Tate Taylor )導演這部改編自Paula Hawkins同名小說The Girl on the Train的電影《列車上的女孩》, 在兩性關係的描寫上,有着相當有趣的描述層次。先由女主角Rachel ( 艾美莉賓特飾演) 每日坐着列車,留意着窗外的情況,特別是經過離婚前舊居所看到的人物情景,尤其是她的鄰居Megan (希莉賓妮飾演), 然後後來連結起她騷擾前夫現任妻子Anna (莉碧嘉費格遜飾演),與及Megan的失蹤案件等等。這個情景的安排,拍攝得頗為生動有趣,產生不少離奇和動感的節奏氛圍。影片內裏其實是隱藏着幾段男女幾角交叉關係,原始情慾的糾纏,所產生的兇殺案件,然後竟由有着神經錯亂的Rachel,逐漸揭開兇手的痕跡,但影片最吸引人的地方,還是暴露着強烈性慾本質,帶出原始動物性的侵略本色。相對着男主角湯(賈斯汀費路斯飾演) 四處留情的性慾關係,Megan亦有着性慾個性強烈的傾向,充满着挑逗性,不停渴望着與男人做愛,自知有着病態的倾向,在疹治過程,還要引誘挑逗醫生,停不了性慾望。

影片的尾段高潮,拍出趣味層次,原本Anna 以為Rachel是在危害着自己和幼兒,卻發现自己亦步着Rachel的後塵,陷於婚姻危機,結果明白丈夫邪惡的本性本色,目睹著湯在前妻揭發他曾在職場四處流情,與及作媬母的Megan有染時,毒打Rachel。Rachel自衛插至丈夫受傷垂危時,Anna反而要去用力加插致他於死地,以示洩憤。當愛情已經消失無蹤,兩性關係蕩然無存,各不相干相讓,甚至完全改變成為互相憎恨仇視的地步,Anna的舉動,正好表明女性對男性暴力侵犯的反抗回應,由愛至恨的兩極化,往往是兩性關係的悲劇終結。

Anna 曾經是第三者,發現湯和媬母Megan有關係,情變轉頭回到自己身上,充滿著諷刺。男女都會要求對方貞忠,但亦會使他人出軌,或者是自己出軌,情慾和人性交替,永恆地玩弄著兩性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