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趙德胤《冰毒》凝視緬甸的殘酷社會

《冰毒》(英文:Ice Poison)是台籍緬甸華裔導演趙德胤於2014年的台灣劇情片作品,為其第三部劇情長片,剛透過【社區院線】(HK Community Cinema)於11月6日放映。此片於第64屆柏林影展電影大觀單元首映,並代表台灣角逐第87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於香港國際電影節場場爆滿,可惜在香港的討論甚少,故此這次【社區院線】選取此片放映也有助擴闊香港觀眾的視野。

影片以寫實風格揉合愛情元素,貫徹片名主要探討面對窮困的亂世男女在緬甸邊境捲入毒品販賣的故事。《冰毒》開場的前20分鐘,王興洪飾演的男主角焚燒田地裡乾枯的農作物,然後與父親在家談論著家境困境,農作物收成不好價錢又差,當地年輕人想賺錢不是去挖玉石就是去販毒,但不管種田、挖礦或販毒,同樣都是全球化大環境下邊緣中的邊緣,做了工能否拿得到錢,被決定在沒有比他們有錢到哪裡去的人手中,他們是層層剝削的最底層。

根據網路資料,緬甸是世界上僅次於阿富汗的第二大產鴉片國家,也許對於經濟落後、生活貧困的(北)緬甸人而言,不需要高明複雜的技術的罌粟種植,是最好的賺錢方式。何況罌粟不僅僅代表金錢,也是他們的靈丹妙藥,除了賣給別人,自己也能吸食。於是,生活只能變得愈來愈頹廢,循環不息地頹廢下去。

不過,《冰毒》並沒有以毒品作為開場,電影的前面花了近三分之一的篇幅,以人物追蹤的方式講述老人帶著兒子四處去走訪親友,詢問有無工作的機會,但他聽到的卻是一個比一個還要悲慘的故事:有被仲介騙走一大筆錢的;有在打工的地方不知何故變癡呆後被雇主丟回家的;也有以為是去打工結果被逼迫嫁給中國老農民的。最後,老人決定不讓兒子出外打工,而是用牛換一部電單車,要兒子去車站兜客。此片以仿紀錄片式的旁觀拍攝,以及無戲劇化情緒起伏的日常對話,反而把劇情呈現得更真實且立體,原原本本地帶出殘酷現實的可怕。

在車站招攬不到客人的王興洪,感到貧窮、茫然;被誘騙嫁到中國的女主角三妹找機會回到緬甸後,也一樣感到貧窮與茫然,相遇的兩人惺惺相惜,同病相憐。當他們驀然發現,幫毒販運送冰毒是最容易賺錢的的方法時,他們解決了貧窮;當他們發現吸食冰毒可以得到一些飄渺的快樂時,他們解決了茫然。就是這樣,貧窮包藏著快樂,讓故事的外衣一絲一絲地剝下來,這也是此片的獨到之處。或許所有的開發中國家都一樣在經濟上、社會上、教育上遇到青黃不接的困難點,但藉由毒品來逃避(或解決)這個困難,或許也只有緬甸才會發生這樣的情節。

更可悲的是,最終他們還是被警察設局逮個甕中捉鱉,三妹被抓、王興洪回到山上發瘋似的在田地放火,而父親那頭心愛的牛終於因為沒有錢贖回來而被屠宰剝皮。全片最後一個鏡頭,讓觀眾看著一頭牛如何在屠宰場被殺的血淋淋過程,或許就是《冰毒》對觀眾衝擊力最大也最具爭議性的畫面。

事實上,緬甸是一個以玉石礦產而聞名的國家,同時也盛產鴉片。《冰毒》一名的源起就是諷刺緬甸經營玉石公司的老闆如何在增加挖石工人的工時,使他們無限加班的勞工壓榨情況下,不予以對等工資補償,反而以冰毒來「利誘」已染毒癮的工人繼續加班。如此一來,這些工人就永遠重覆於吸冰毒和挖玉石的生活過程,在資本家的控制下陷入萬劫不復的景況。被屠宰的牛,作為大環境下小人物無處脫身的待宰宿命的象徵,雖然是個難度並不算高的設計,但是正好體現出趙德胤創作至此一階段的膽識與自信。要不是這樣的屠宰鏡頭如此直接完整地呈現在觀眾眼前,這個結尾就不會有如此令人毛骨悚然的精準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