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紐扣「放」成雕塑 潘靜怡

 早幾天筆者跟友人到觀塘某工廈中,在某層中在一名為Neuberg Arts的地方,原來正舉行潘靜怡(Helen Pun)的最新雕塑展「放」(Unleashed)(展期至12月16日),這真是重遇,筆者其實是幾件前認識她,還記者她正式投身藝術創作前是從事金融,但她曾研習中國書法水墨、繪畫、陶瓷等,筆者就是在她於香港視覺藝術中心讀有關雕塑、陶瓷等藝術課程時認識,但她畢業後就沒有再遇上,上年知道她在Ka Kee Gallery of Objects舉行首個個展「Space and Motion」,但等到這次才再遇上。
 原來今次的一系列銅及玻璃纖維雕塑矩品都是受到中國傳統長衫、旗袍上的花紐、衣扣的啟發,雖然年輕一輩從未穿過旗袍或長衫(除了有些學校的女生校服也是旗袍),但至少從電視上也可能看過,但其實不少喜好傳統文化及衣飾的女性也會在不同場合穿上旗袍,但如果留心的話,在布料、剪裁等以外,紐扣也是其中一個細節,因為單單一個小紐扣,已蘊藏了師父手工,以及濃厚的民族及吉祥等寓意,所以除了所謂的一字扣以外,還有很多款式的花扣、盤扣等。
 看到《Doubly》、《Quartet》等作品,彷彿是將原本是一個紐了兩重及四重的扣拆開,變成一條在舞動的線般,從平面變成立體,有一個妙處就是你可以從不同角度及方向去看,不同的形態,加上不同的光線反映(尤其可以留心玻璃纖維雕塑上不同部分的顏料的反映所造出來的效果),除了似是一個個拆開的紐扣之外,也有些像是立體化的書法字,也又有些像是一條扭動的蛇。而今次最大的作品《Space Traveler》,就從紐扣延伸出來,變成一個好像時間通道,過去現在未來連在一起。
 展覽的一個「放」字,簡單直接地說出作品的動態來。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