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矇矓》於〈正空間〉之《黑左右白》

參加〈正空間〉今年十二月的展覽《黑左右白》,知道這個展覽標題的時候,當時立刻就聯想起今年六月份,曾經為流動劇場,以「碧街事件」為題的街頭戲劇活動所拍攝的照片。那次是我首次接觸到這個傳聞的「碧街事件」,或者是經過二十幾年之後,成為傳說。這個傳說跟六四事件是有直接關係,其實我個人早已放下六四的思維包袱,選擇那次所拍攝的照片,構思成攝影裝置《矇矓》,作為這次的聯展作品,主要直覺對展覽所定下的標題,在自己的理解下,頗為吻合。黑對白,左與右,兩極的分歧,視乎自己的理解,沒有絕對,亦可對調,時空是最重要的因素。非黑即白,不是我的偏好,兩極之間的灰,海闊天高的曖昧,足以讓我沉溺迷茫。

這幾年,我喜歡用「瞎子摸象」去形容認識事物的態度,覺得個人的無知,能夠掌握理解的局限,「真相」就好像是遙不可及的境界,「真相」就可能會有幾個不同詮釋下的版本。有很多事情可能是早有預謀被策動,或者是在不同各方勢力鬥爭下,所產生的角力,造成不同的狀況。自己所能夠看到的,可能只是處於當時某個位置,或者是角度去閱讀一件事,好像往往處於一個迷惘局限的空間,所能看到的,所能聽到的,所能意會到的,所能直覺感覺到的,都總是處於迷思的狀況。這種感覺越來越強,自己開始覺得應該少說話,因為所能知道的相當有限。

陳廷清

*〈正空間〉展覽《黑左右白》2016.12.23 - 2017.01.01牛棚藝術村N2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