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是尋根──析《Europium》

《Europium》是以歐洲命名的化學元素。Rootlessroot來自希臘及斯洛伐克,也用這化學元素命名他們的舞作。演出扣連人的存在以及藝術創作的價值這兩大題目,饒有趣味。

死亡的慾望

舞蹈作品先讓觀眾產生死亡的慾望。其中一名舞者在舞蹈開始前,用鼓為道具上演自說自話的獨角戲,談論藝術是什麼、政治與藝術之間的關係等。奇怪的是,當舞者用力打鼓,觀眾亦以為鼓會發出巨響,卻只聽見微小聲量。前半部分舞者刻意把能量留在身體內不爆發出來,使得這種狀態一直持續。舞者的力量沒因身體動作而發散出去。同時,低沉壓抑的重低音震動著觀眾的心臟,令人極不安。未能宣洩的身體能量又一直未被發放出去。音樂和舞蹈動作共同累積能量,產生化學作用,手法令人驚歎。

除肢體和音樂,佈景設計(同時是舞者的道具)也幫助渲染出壓抑的氣氛。舞者提起數條木柱撼動舞台。柱的頂端灑出水花,打濕了舞者的身體和地面。這龐大而需要舞者奮力抬起的柱,或代表某種具神秘力量的事物,令人敬畏。白衣女舞者或緊抱、或攀爬、或纏繞其中一條柱,不果爾後重來,似渴望得到救贖。場景轉換,十多條方形柱圍成半圓,如古希臘的祭祀聖地。但此時白衣舞者卻被坐在權力之椅上的人不斷操控。這坐於權力之椅上的蒙面人,不斷操控身邊的人事,常能在瞬息之間讓地動山搖。但「聖人」的身份,是濫用神權的神職人員,是神或是上帝的化身?還是都不是?究竟是什麼在操控這位渴望得到救贖的白衣女?甚至操控人的生命?
 
觀看《Europium》,就如觀看具起承轉合的戲劇作品。舞蹈最具張力、最激烈的部分更引人入勝。舞者合力把神殿毀壞,把那位具神秘力量的「聖人」綁在亂木叢中,用木材限制他的身體活動。此時,舞者終於把對他人操控的不滿和身體累積的能量全部發洩!也讓觀眾心中累積的慾望隨之一同傾瀉。這是精巧的安排,還是無心插柳?

壓迫與操縱

作品創造觀眾死亡的慾望,又扣連宗教議題,究竟與開初探討藝術與政治有何關係?這便是《Europium》最巧妙之處,讓觀眾從同一動作中創造兩種解讀。并從這兩種解讀中指引人思考更多道德與價值問題。

發洩過後,兩位舞者重複這段舞蹈:其中一人的盆骨位置被另一個人操控著,只有手腳依然能伸展,透過舞台左右的射燈在大會堂的墻上映照出人與狗的影子【如圖】。一來比喻藝術若被政治家控制,回應開場時舞者的咆哮:政治家滾回家,表達對政治打壓的厭惡。其二,如從宗教層面解讀,掌控著舞者盆骨位置的是宗教道德觀嗎?如是,在尼采言「上帝已死」後,人該如何訂立處世的道德標準?人又是否完全擁有自由,甚至可不顧道德標準?

優秀的藝術作品引人發問更多。Rootlessroot從藝術出發,加入宗教元素去討論人的自主與操控,令作品跨越國界,尋找人的存在價值!

【圖提供自Rootlessroot網站】http://rootlessroot.com/

只可惜演出只有一場,許多人甚至在舞蹈完結後才知道這回事。精彩的節目竟然入座率不佳,實在令人大歎可惜!而如何為一場演出進行宣傳,又是藝術行政的藝術了!

筆者對宗教認知較少,如發現錯漏,敬請原諒,更歡迎聯絡筆者進行修正。

觀看日期:2016年10月13日 星期四
地點:沙田大會堂演奏廳

【珮聲·Blog】http://www.thoughts-allaboutarts.com/
【珮聲·Facebook Page】www.facebook.com/thoughtsallabouta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