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順風》看唏噓

台灣導演鍾孟宏的《一路順風》,台灣版的公路電影,雖然還是要在題材上,牽涉到黑幫的情節,但以整體來說,充滿著黑色幽默,以另一種方式去陳述黑幫故事,產生另一種層次的趣味。

人生旅途,遇上不同的風景,就如公路電影,一直在路上奔跑,遇上什麼人和事,都充滿著無限的可能性。雖然嚴格來說,《一路順風》,並不完全是公路電影的模式,但在劇情安排上,許冠文飾演由香港移民至台灣的潦倒的士司機,遇上戇直的小混混納豆,替販毒頭子做毒品運貨,兩人互相猜疑,在路程中遇上不同的事情。的士司機由最初帶著欺騙顧客的心態,到變成開始互相共患難的狀態。在車程中,許冠文向著陌生的乘客納豆,訴說著自己人生旅途最近的風景,感嘆地訴說著,身邊越來越少重要的人,在慶祝家人生日晚餐的情況,整天當的士司機,賺取生活費用,卻得不到家人的尊重和親情,老婆沒有體諒他的工作辛勞,當他遲到晚餐聚點,家人己完成晚餐,沒有理會他的情況,還要丟下他不顧,另招他人的士回家,情景充分呈現出,他的辛酸孤寂情況,確實令人感到年老的士司機的可憐唏噓。

在黑幫情節上的描繪,台灣販毒頭子,因為手下跟他在機場分手時,說了句「一路順風」,一句平時不會這樣說的說話,心裡產生不斷的疑惑,結果就在飛到泰國時,發生了意想不到的槍戰局面,與及後來,他跟其他毒販交手,在人家的地方,對別人的沙發,總是還保留著當時買回來的膠包套,提出意見,到後來一齊拆掉的情況,編導的處理手法,相當黑色有趣,產生不一樣的氛圍。在描述黑幫人物之間的爭鬥方式,也有著與別樹一格的風格,可見台灣導演鍾孟宏的另類才氣。

影片末段,兩人僥倖死裹逃生,的士迷途,彷彿走不出人間的困局。納豆終於取得金錢酬勞後,還會馬上去買食物,回來找尋的士司機,然後與他慶祝生日的結局,確實令人感到人間尚有溫情,這兩個在路上遇上的人,本來是完全陌生,互不認識相關,但在車程中遇上的特殊情況,建立出有趣而帶著奇妙的人際關係,《一路順風》確是充滿著唏噓的感覺。公路電影往往就在這些情節上,產生出人意表的狀況,而這也就是這類型電影有趣和吸引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