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詩三百首》新詩式作家腦內構圖

  上年十二月,第一次參加九龍城書節,探訪相熟編輯順道參觀,買了一本由格子盒作室出版的小書《雲詩三百首》。這本以日本文庫本尺寸製作的新詩集,約有三百多頁,由雲海先生執筆。聽聞,他不花一個月便創作了此書,實在令人讚嘆。說來慚愧,對於雲海先生我早已聽過名字,卻從來沒有看過他任何一本著作。然而看畢這本詩集,給我一種新鮮的體會。大概是年紀相差甚遠,而且性別不同的緣故,讀著讀著,居然有種父輩的親切感。也許是某些觀點與我的父親相似,因而製生這樣的錯覺吧。

  回到正題,書中收錄了長短不一的三百首新詩,大都沒有隱晦的形容,直腸直肚,即使是從未接觸新詩的朋友亦能輕易理解。然而,大家會否只因文字通俗、沒太多修飾,就忽略了這本書的內涵呢?不是說書中寫了甚麼人生大道理,而是一些超脫的奇想,偶爾會成為亮點,像夜空中的星星,又似心靈的蠟燭點燃起來,諷刺一些日常之中似是正常,却又不正常的現象。

  以書中新詩為例,請容許我節錄一部份;《接近死亡》「光明,是道路;照亮,是前景;每次生日,把蠟燭吹熄,我就知道是噩夢的開始……!」人們都喜歡用「光」來比喻希望,可為何生日時會把蠟燭吹熄來慶祝?令我不由想起生日派對,場內漆黑一片,主人公捧著眾人贈送的蛋糕,備受注目。卻在唱完生日歌之後,吹熄那唯一一點光明,室內回歸黑暗。這種氣氛感覺不像恭賀,反而像哀悼又大了一歲,接近死亡多一步。

  不止是儀式的質疑,書中也有描述社會問題如教育制度;《樹人》「種植每一粒種子,由發芽到生長再長成巨木,沒有一棵是相同的;香港種人,要求每一個細路,由志向到想法及心態,都希望一模一樣;父母看見仔女枯死那刻……別見怪;你們一手造成的!」利用植物來比喻孩子的教育,雖淺白卻令人印象深刻。

  此外,令我勾起寫小說慾望的也有兩則;《Matrix》「人們都說,大家其實身處Matrix虛擬世界;但曾否想過,若果醒來,原來是沒有立體的2D現實。」這裡表達了對世界觀的疑問,從電影延伸至現實。有時候幻想太美好,當發覺現實並非如此,那種失望會否很大?而詩中的立體與平面,彷彿另有所指,當大家妄想著進化時,說不定不知不覺間退步了。另外,書中亦有提及愛情;《愛情這種病》「單獨係病;愛情係手術過程;死在手術枱的人,也真不少。」不禁使人反思,愛情的兩面性猶如雙刃刀,可怕。

  雲海先生出道至今活躍多年,無疑代表著一個時代的人民思潮。部份詩中寫的時事內容,亦足以讓後世引用、研究,成為分析香港人思想轉變的材料之一。雖說措辭華美亦相當美觀,但以簡潔的文詞來達到啟發作用,亦可以是一種藝術表現。此書裡充滿著創意的碎片,是作家的草圖,同時也是未雕琢的寶石,可以提供一個讓讀者窺視作家內心世界的通道。我看見了不少可能性,你又發現了多少?

▼柏菲思/パフィス▼
1991年生於香港,女作家。小學六年級開始自發寫作,到2008年起正式以成為小說家為目標開始網路創作。幼時深受日本文化影響,不知不覺學懂了日語。現時以「好作品能跨越國界」的信念,每天用中、日兩文進行寫作活動。曾獲多個獎項,推出多部作品,日後期望製作更多混合文化小說,持續各地交流。
www.facebook.com/pavis0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