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樣看人也同樣被這樣看 她們的凝視

 望乜嘢望!?望有乜問題?被望又有乜問題?如果望是因為奇怪,而被望是因為被認為是異類,這可能已是問題。筆者早前在艺鵠ACO書店,看了由一物object a主辦的「她們的凝視」展覽(展期至2月26日)。或者,望人是一種自由,在這個過份高舉自由的時代,樣樣都要自由,但自由其實同時代表了責任,可惜又有幾多人思考過責任這問題。
 今次作品是要揭的,五位女性,包括設計師及身障者嚴楚碧(Rabi)、家庭主婦鍾婉儀(阿靚)、女傭及攝影師Leeh Ann Hidalgo、女同志及女同志組織創辦人Boyi、殘疾人士關注者張馨儀,大家會先看到一幅被「霧化」了面孔的女模特兒半身照,揭開分別是他們五人的大頭照,再揭開就是一塊鏡。她們被看,她們看,再到你被看。
 再看每件作品旁邊的說明,原來都有一段文字介紹及一句話,正句話分別是:為甚麼坐輪椅不可以打扮自己呢;其他人「矋」住我的眼神好像在責怪我沒用;我的鏡頭就像是我對這個城市的凝望;我們無意間總喜歡把我當成是直人看;他人的目光都開始轉化了。
 看完後,會問自己有沒有因為自己的偏見、誤會,甚至歧視而這樣看著其他女性,而令對方有這樣被矮化,被弱化,被定型的感覺。老實說,在有這樣凝視的同時,自己何嘗不是被這樣凝視過。筆者從不認為現實是美好的,甚麼公平公正公開的世界,只可能是一種永遠達不到的目標,人們的腦袋總是被眼睛看到的種種特徵及條件,從性別、膚色、外貌、衣飾等等,從而定奪對方的地位階級,甚至存在價值。
 不知其他人觀看時,當揭起第一幅女模特兒當身照及五位參與這次項目的女性的大頭照時,赫然看到自己在鏡的樣子時,會有何感覺--原來自己是這樣看的,因為真的是自己如看人,也是同樣被人看。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