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喜歡藍》顛覆奧斯卡

這個世界越來越多出現顛覆的狀態,特朗普被選為美國總統,在選情早期,我都有這個預測,但巴利贊堅斯導演的《月亮喜歡藍》,能夠在今屆奧斯卡金像獎,跑出為「最佳電影」,我實在未曾有過這樣的想法,主要是對奧斯卡金像奬的傳統保守和往績的慣常認識,而不是認為《星聲夢裏人》拍得比《月亮喜歡藍》好,論電影本身,我非常喜歡《月亮喜歡藍》,其成績層次均比《星聲夢裏人》超卓得多,只是感覺這部電影,不是奧斯卡金像獎這個遊戲的那杯茶,看來有很多事情都開始顛覆起來,奧斯卡金像獎評審的品味,已經可以轉變過來。奧巴馬在八年前可以成為首位黑人美國總統,今年特朗普以政治狂人的姿態,跑贏希拉里,世界真是在急速轉變中,《月亮喜歡藍》的勝出,雖然未必能跟香港的《十年》,在香港電影金像奬獲獎的情況,可以相提並論,但肯定是奧斯卡金像獎的顛覆和異數!

喜歡《月亮喜歡藍》,就是因為巴利贊堅斯能夠把美國非裔男孩舒朗的童年、少年及壯年,人生三個階段,涉及到同性愛傾向,拍攝得充滿著詩意,令人看得舒服,層次和氛圍營造上,有著卓越的成績,人物角色關係上,充滿著細緻的緊扣效果,完全是娓娓道出,三個不同人生階段的成長故事,達致深沉感動的效果,足以令人回味無窮。

影片的成功,在選擇演員方面有著重要的關係,飾演童年舒朗的小孩是個完全的新人,少年和壯年的演員亦只是演戲經驗淺薄,故此能夠在導演的處理下,有著非慣常演戲般的自然表現,使影片呈現出新導演拍攝低成本電影,所製造出的新鮮狀態,這種狀態跟龐大製作費用,荷里活制度下的產品,大異其趣,足以令人耳目一新。

《月亮喜歡藍》細說著低下層,吸毒,販毒的背景故事,但可以看到編劇的另一種處理態度,已不再只是一般販毒黑社會片的格局和情節,其中的人物人情關係,變得實實在在,活生生的生活感覺,而不是虛浮的類型細節和情節,《月亮喜歡藍》有著足夠的精彩細節沉澱,感動著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