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加索與積琪蓮」展覽 色彩與立體主義的體現

  不知多少人記得2012年,香港也舉辦過以畢加索為主題的畫展,當時在香港文化博物館展出約56件真跡,可謂全城哄動,更出現一票難求的情況。筆者當年有幸購買了門票,能夠親眼欣賞這位世界級大師的作品。

  今年,時代廣場又舉辦了相對規模較小的展覽,題為「畢加索與積琪蓮」,展示了13幅畫作,是首次在西班牙以外的地方展出。筆者急不及待,活動開始數天便親赴銅鑼灣,決定與畢加索的真跡進行第二次會面。

  上次的展覽主要圍繞畢加索的一生,把他不同時期、不同風格的畫作挑選出來,以濃縮方式灌輸觀眾關於他的生平。而事實上,我也是因為那次展覽才認識到畢加索之所以偉大,是因為他敢於創新、反傳統,不會一成不變,經常以冒險方式表現心目中的美學。所以他才鶴立鷄羣,擁有今時今日的地位。

  而今次的展覽,則可以說是王道的抽象風格,加上主題聚焦在他最後一位愛人——積琪蓮身上,令大眾能更深入了解他的感情世界如何影響其藝術生涯。

  筆者覺得與其說這十多幅畫作是「作品」,倒不如說是日常的「寫生」。一頁頁畫紙,彷如泛黃的日記,每翻開一頁便能看見畢加索和積琪蓮渡過的時光。大部份題材來自平日對她的觀察,表情不會過於豐富,動作不會太誇張,通常都是靜靜地坐著,眼神時而注視,時而抽離。

  可畢加索對她的愛,却可以從畫中運用的色彩表現出來,好像本場的主打版畫《戴帽拿着絨球和印刷罩衫的女人肖像》,就能從鮮艷奪目的橙、黃色,呈現一種溫暖如春日的感覺,充分展示了被寫體給他的印象。而另一幅畫作(圖2)則利用圓形和方形,分別於左右兩張臉印上黃色和藍色,似乎想表現出柔弱和強韌的一面,顯出女性特有的雙面性。

  此外,大部份版畫都能體現立體主義,意指從多角度描畫,將畫面分裂、破碎地表現在同一平面之上,使對象更加立體,勾起欣賞者的想像力。即使不太了解畢加索的人,看完這次展覽也會對這種風格留下深刻印象吧。

  今次的活動不是在美術館舉行,而設立於鬧市。除了一般人士可免費入場之外,展期亦不算短,絕對是一家大小的週末好去處,也是普及藝術的重要活動。期望今後有更多這類展覽,在人流繁雜的地區舉辦,一起推動藝術,使藝術和生活更加靠近。

▼柏菲思/パフィス▼
1991年生於香港,女作家。小學六年級開始自發寫作,到2008年起正式以成為小說家為目標開始網路創作。幼時深受日本文化影響,不知不覺學懂了日語。現時以「好作品能跨越國界」的信念,每天用中、日兩文進行寫作活動。最新小說作品《嗜殺基因》(格子盒作室),各大書店有售。
www.facebook.com/pavis0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