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劇《UNCLE》黑色幽默訴說荒謬世情

  自2014年推出第一季之後,深受英國人民歡迎的喜劇——《UNCLE(又名廢柴舅舅)》,終於在今年發表第三季,並宣佈為終結季,正式落幕。筆者看完之後,不禁惋惜,因為這部劇確實是近年所看過的劇集之中,喜劇之最。劇情不落俗套,無法預料事情發展之餘,以諷刺、幽默方式反觀家庭常態,描述出現代社會的親人、友誼、愛情、個性、教育等多項議題,實在是出色之作。難怪製作單位本來打算推出一季,最終卻因為人氣太高,不得不製成三季。然而,在華語地區貌似沒有太多人認識這部作品,因此,我特別借今次的文章,推薦大家看看這部精彩的劇集。

  故事的主角是舅舅Andy,他是一位失意的音樂人,深信自己的才能卻懷才不遇,因為生活習慣不良,不受女士歡迎,只好整天躲在家中和結他作伴。他對世間流行音樂感到不屑,總是認為人們不了解他的品味,有種藝術家獨有的憤世嫉俗。正當他對人生感到絕望,並試圖自殺時,姊姊居然把兒子Errol交給他照顧。

  Errol雖然年紀很小,但對於世事冷漠,瞧不起大人,對日常發生的種種現象會像評論家般,時而以毒辣的語氣責罵,簡直像是強逼症的小大人。剛好,嚴格的Errol和慵懶的Andy形成對比,猶如凹凸互相補足,一拍即合。Andy會解決Errol的學校煩惱,而Errol則會鼓勵Andy參加作曲比賽,追求夢想。三季的故事,就是圍繞著兩位中心人物發展的。

  全劇最突出的風格,莫過於幾乎每集都會出現的Andy個人music videos。由於他是音樂人,往往到劇情高潮之際,會播放原創歌曲,如歌舞劇的主人公一樣,透過不同經典的音樂風格,直接向觀眾抒發內心想法。有時候這些歌曲更會成為故事的轉捩點,推動劇情使問題解決。不像某些作品,為了令觀眾不沉悶,所以強迫角色跳舞、唱歌,娛樂一下疲倦的腦袋。而是以主角的身份出發,運用通俗歌詞充分表現Andy的心境,與音樂人的習慣十分配合。

  劇中更用了不少荒謬、誇張的手法,嘲笑世常的不合理。好像Errol因性格孤僻,在學校沒有朋友。為了交朋友,他明明是優等生,卻故意在測驗時抄襲同學的試卷,從而迎合朋輩。另一方面,Andy明明是舊派搖滾樂曲的發燒友,則被迫接受了幫男子偶像組合寫歌的工作,糾葛不清。還有,一家人因無法坦白真心話,各種猜忌,最終依靠錯手放入熱湯中的迷幻蘑菇(即服了毒),方能開心見誠把隱瞞多時的秘密吐露。這些「超展開」背後,其實包含了劇作家不少心思。

  最厲害的是這部連續劇沒有爛尾,反而每季愈來愈精彩,人物的立場更加鮮明,可看出劇作家的功力。第三季中筆者印象最深刻是第六集(圖3),關於Andy和女角Melodie的戀情。他們是穿越三季,雖然相愛但一直沒有在一起,令觀眾心情複雜的一對情侶。第二季尾,Melodie離開了英國,卻在這集回到Andy身邊,和他開心渡過一天,本以為能長此下去,卻在隔天早上發現她失蹤了。與此同時,Errol因是理科腦,寫不到虛構故事而去報讀奇幻小說班,老師教他即使是天馬行空靈感也可源自於生活。於是,整集就以科幻風格,透過Errol的嘴巴,訴說Andy尋找Melodie的過程。時而回到現實,時而回歸古代,夢與現實的界線模糊,透過時空交錯寫出命中注定這種虛無的概念。Melodie愛Andy,却深知道兩人的價值觀不合,長相廝守只能是夢想。劇作家別出心裁,以奇幻故事建築整集,表現理想與真實間的掙扎,比直述更具說服力。

  整部劇給人很多意外驚喜,令筆者驚嘆不已。不用多說,角色的塑造亦獨特討喜,把許多常見的性格、類型的人們,突顯出來,使觀眾有同感,更容易產生共鳴。有些人可能認為喜劇只為了逗笑,但沉思一下,也許會發現當中的深意。

▼柏菲思/パフィス▼
1991年生於香港,女作家。小學六年級開始自發寫作,到2008年起正式以成為小說家為目標開始網路創作。幼時深受日本文化影響,不知不覺學懂了日語。現時以「好作品能跨越國界」的信念,每天用中、日兩文進行寫作活動。最新小說作品《嗜殺基因》(格子盒作室),各大書店有售。
www.facebook.com/pavis0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