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豐雅的大美藝術----------香港視覺藝術系列(二)

呂豐雅的大美藝術----------香港視覺藝術系列(二)
彭武斌.....編圖/撰文

歷史使然催生東西文化雙暉互映 ── 在香港
香港從十九世紀中葉鴉片戰爭後,至上世紀 1997年,香港在這個借來的東西交雜的時空裡,使香港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繪畫、雕塑的發展歷程中,求得一個發展的平衡點。其有著東西藝術之美學的養份,於囿園中拙壯地成長。正因這借來的東西交雜的時空,東西的藝術之美學得其獨特的發展。香港現代繪畫、雕塑,正正在這個環境中推陳、變貌與出新。

上世紀六十年代是香港畫壇的現代運動的時代,聚集了後來在香港藝術界舉足輕重的人物,包括呂壽琨、王無邪、張義、韓志勳、劉國松等人。上世紀七十年代更湧現了一批後起之秀,包括周綠雲、靳埭強、梁巨廷、呂豐雅、朱興華等等大批現代感十足的新水墨繪畫作品,一改之前油畫繪畫作品主導的現象。新水墨運動被視為標誌著香港繪畫藝術的里程碑。

呂豐雅先生是其中一位最富有個人主義色彩的繪畫、雕塑藝術家,如同其他創作者一樣,他創造了自己獨特的「圖騰」藝術世界。在他的世界遍佈奇花異果、稀有物像,生命力十足,有平面的繪畫、也有立體的雕塑,都具有其自主知覺和邏輯的法則。在這自定的法則下,他獨來獨往,怡然自在。其藝術創作心思,在他的自定法則下運動,猶如「造夢」。從其中來尋找其內在的「自源的快樂」。

呂豐雅之美術歷程
「蒲田世澤」與「渭水家聲」
呂豐雅先生,1947年香港出生,祖籍福建蒲田,五十年代初期,曾經回原籍廣東省海豐短住,在其往後的作品不斷流露這段日子的經歷「蒲田世澤」與「渭水家聲」[註1],中國人傳統追思袓先「念情」的表現。

呂先生1972年完成香港大學校外課程三年制藝術與設計文憑課程,及後再進修由呂壽琨(已故香港水墨畫家)、王無邪(設計教育及水墨畫家)等藝術家所策劃的一年水墨畫工作坊課程,其後無間斷地從事設計、繪畫及雕塑創作至今。

可以說,呂先生初期在藝術創作情懷、涵養影嚮其最深的人物雕塑家張義是也 ; 在藝術經營、推廣影嚮其最深的人物藝評家金馬倫(Nigel Cameron)是也。前者的木刻、青銅雕塑創意方向,提供了他的創作題材的寬廣的大膽嘗試,其早期的版畫拼貼之花果繪畫系列、深海生物系列可見一斑。後者的慧眼似伯樂相馬,堅定了他的藝術生命之方向。金馬倫早年就如此讚歎其繪畫作品:「他的作品無時無刻地在解讀生命的開始及其延衍,他筆下描繪的盡是植物、動物及人類世界裡── 使人著迷的 ── 生命的奧秘。」

「歸元原始」與「探索生命」
呂豐雅先生的繪畫及立體造形陶塑作品簡括可分為五個時期階段:
(一) 藏的階段 : 萌芽期由上世紀七十至八十年代
(二) 運的階段 : 成長期由上世紀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
(三) 化的階段 : 拙壯期由上世紀九十年代至本世紀二千年
(四) 新的階段 : 收成期由本世紀二千年至今
(五) 收的階段 : 弄盡奇巧後的大拙至美,如佛教能在中國廣傳生根,非言非文 而「造收」,靠的是「心造」……「拈花微笑」,造就了禪宗的「心清無空」,此心清之無空才是「脫凡的造收」之飛逸修為。達到最後「無我創收」之境。

前四階段乃天道酬勤的功夫,最後那階段乃個人造化悟性的脫凡本領。其創作的素材由初期的西方的水彩、塑膠彩、版畫、拼貼、轉印等表現手法外,更加入傳統的水墨運筆渲染的中國繪畫技巧。只要是創作上需要的素材,他都花時間專研探究,及至運用自如。

在其成長期,平面繪畫再不能滿足他滿肚子的創作點子,他開始玩石,四處尋找大小奇石按其表面肌理造型,賦予其色彩斑爛之彩虹般的彩衣,好像點石成金。拙壯期的他,迷上陶塑,更有緣在佛山南風古灶,設立陶藝工作室,玩泥塑陶、柴燒成型,追求更高原始質樸生命,「化泥成命」的藝術高峰。

從他早期的創作,是先認識自然、默記形象及再描摹默寫的手段。他愛原始質樸的曚昧,從一劃一點做起,執著地重複無數的一劃一點,一劃一點並由最後的一劃來收拾,這便是他的繪畫。

畫家用心思,認織眼睛看的外表,先具有明確的意識,運筆爽利,不會無目的瞎畫亂塗,那一劃才能包羅萬有,經一劃再一點才打開鴻濛混沌的形象,形體神態便呈現於其筆下,正是孔子所云:「吾道一以貫之」。

一個全面發展的創藝者,是沒有一成不變的技法,從有法到無法,繼而自創其法,才有包羅萬有的一劃,他深明此道。其作品才「別開生面」。其次,好的作品,是重視印象,再重現印象,他的作品是憑著觀照自然的理解,來表現他的印象,並懂得再通過他的印象表現理解。次級的作品,印象淺,其理解更淺。

其陶塑立體作品先重形象輪郭、再賦面面之起伏變化、最後施予表象之肌理紋路質感,渾然天成地不施任何人工之色彩。可想,自然之物,均不施脂粉,自然地展現原始質樸的混沌之原樣。這種原始質樸的混沌的生命力是他追求探索不倦的題材。洪荒世界那完美的那一劃,才孕育出原始的一剛一柔、一陰一陽、一天一地的天圓地方的「蒲田世澤」與「渭水家聲」。

正如,莊子所描述「天地有大美」弄盡奇巧後的「大拙至美」之佳境。好的創作之「造形」是無常的, 靠不住的,好的詩文、書法、繪畫、音樂、雕塑、器物等造形的永恒,乃是在其背後的「象」,象隨形而生,不隨形以俱滅。所以, 如繪畫,是通過畫人或物之形,而畫到了形背後的象。因此,畫此一人或物之形,亦即是畫了萬物的象,它是無窮活潑喜樂的根源罷了。

註1.^ 據說呂姓系出姜姓,呂氏祖先是在渭水,以直鉤垂釣的呂尚(姜子牙、太公望) 。北宋初,呂氏有一支徙居福建蒲田,後有部份移居廣東省海豐縣,呂氏後人思念本源祖先,逢年過節必在大門書寫的門聯:「蒲田世澤」與「渭水家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