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到世界盡頭》的殘餘親情

潮流興講自我,個人的生活取態,做事方式或者是選擇,這一代人都會說,要忠於自己,做自己。這就是主流基調,換句話說,就是要有自我的選擇自由,但你的出生,卻永遠不會任由你選擇,你的父母,與及兄弟姊妹,都是與生俱來,上天安排好或不好,永遠連結在一起,揮之不掉。

家庭血緣關係的存在,為人生旅程的重要組成部分,成員之間的恩怨情仇,微妙矛盾,總會是糾纒不清,只能自己啟㑹,亦難以道理理順,而其中的情緒變化,更加是個別性格主導,關係複雜,外人看似是家庭瑣事,濕碎無聊,卻是可能會引爆成一發不可收拾,難以想像的局面。

《愛到世界盡頭》基本上就是親情瑣碎的恩怨情結,影片的開始,導演薩維‧杜蘭 Xavier Dolan已經刻意剪接特寫鏡頭,以細膩影像加上配樂,拍出另一番景象,細說著離開老家十二年的劇作家路易,踏上歸途中的微妙複雜心情,然後是描述老家母親、哥哥夫婦和最親密妹妹等之間的感情矛盾,情節瑣碎,卻呈現出其間思怨,與及性格主導的相處行為。

男主角路易隠晦著回家的原因,妹妹和母親沉迷於惜日的時光,兄長硬直性格,在全家女性陰柔氛圍主導下,演化成引爆的導火點,處於家庭眾成員憎厭的焦點,彷彿是全片的反面人物,其實他是家裡成員最肯清醒,看透當前處境的一員,或者是忠於自己,敢於直面説話做自己,而不是如其他女性成員般溫順地說著漂亮説話,明顯地他是最不受歡迎的角色。

片中末段,因主角在眾人意料之外要離開,爆發出失望情緒至失控,呈現出血緣親情的隱晦微妙,兄弟妹間的成長記憶,抗衡著歲月的疏離,構成了戯劇的張力。親情,這個先天性依附於成長的感情關係,被導演薩維‧杜蘭在《愛到世界盡頭》盡情鞭撻,只能留下支離破碎的殘餘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