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舊是新 印象相傳版畫展

 不久前在某個大型藝術博覽會中,有位藝術家朋友自問自答:你覺得今年藝術博覽會怎麼樣,其實都很難找到甚麼突破的了,難道你以為找到電腦創作的虛擬立體作品就是最新媒介,今天是新,明天又會變舊,藝術其實無分新舊。
 或者是對的,材料、工具、技術等或者會因為科技研發而有所更替,但筆者不會覺得有甚藝術媒介要分為成所謂的新或舊,就好像油畫、水彩畫、水墨畫、雕塑等,本來說存在很久,就算攝影、錄像、跨媒介裝置等,你以為很新,但其實一點也不新。因此,當有人看到某種形式的作品時,就一口論斷很老土,筆者也實在很反對。
 不久前筆者到了位於九龍觀塘的一新博物館,因為他們開始了最新的展覽「印象相傳:香港新版畫」(Evolving Images: Modern Hong Kong Printmaking)(展期至6月10日),展示了九位本地藝術家,包括鍾大富、林東鵬、周俊輝、陳育強、盧君賜、尹麗娟、黃麗茵、謝炎安及凌展騰的四十多幅作品。
 大家是不是又覺得版畫是種很傳統的藝術形式,或者大家從書本中知道,古代中國發明印刷術開始,其實版畫已開始隨之出現,所以古代的佛經、書籍、年畫等看到版畫作品,當然版畫在外國的發展也不是近代的事了。
 但今次展覽有個特別地方,就是特別找來多數都不是專注於版畫的藝術家,或者你從未看過他或她的版畫作品(另一個特別之處是他們都是出身於中大藝術系),藉以他們各自擅長的藝術形式及風格,或者有另一種眼光或角度去看去表現版畫這種媒介涉及的技術、形式,以及模板、印製、複製等議題。
 例如,尹麗娟先壓出各種生活物件,如鎖匙、收音機等模樣的陶版,再用紙刮印成版畫;陳育強將印刷樹印唐代《敦煌王玠本金剛經》時發出的聲音轉為聲波信號,再用立體打印機印出一組版畫來;凌展騰用一些看似是木但實際不是木的物品雕成版具,從版與畫的關係延伸開去; 盧君賜從他的以香港馬路為主題內容的水墨畫出發,再用版畫這形式去延伸馬路這主題等等。
 新與舊是如何定奪的呢,可不可以是存在很久,但仍是很新的藝術媒介,又有沒有是剛發展但已是很舊的媒介,新舊是看時間,還是一種感覺而已,如果藝術媒介能是「活在當下」,那麼又算不算是雖舊猶新的呢?這或者是靠藝術家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