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埋35夜》掘出矛盾

災難類型電影,在大難臨頭, 危急之際,往往喜歡把玩人性的的光輝,或者是人性基本的自私醜惡,韓国片《屍殺列車》,就是一部典範。金城勲導演的《活埋35夜》,雖然在製作规模不及《屍殺列車》,但仍然能够反映出南韓一些社会问题,而不單是為求製作出一部緊張刺激的災難電影。

《活埋35夜》的特色,在于故事情節人物的設計上,選擇了並非人物眾多的故事發展,而是集中在作為汽車銷售员的主角李正秀(河正宇飾)身上,然後是在隧道塌陷後,只遇上另外一位少女和她的狗,雖然还是要用這樣的處境,去編排描述被活埋多日的困境,缺乏糧水的情况下,刻劃出要守望相助,還是自私地保留有限的飲水和乾糧,作為維持自己生命之用,還是分配幫助別人,編劇在這方面的描述,帶出細緻層次,有趣而又不嘩眾取寵。

影片反而是把焦點平衡地方在拯救隊長金大慶(吴達洙飾)身上,盡情發揮他那種永不放棄的拯救精神,雖然影片在末段的設計細節,稍嫌有草草收場的感覺,但透過這個角色,盡情地挖苦官僚的無能,只會領功爆光;傳媒採訪記者只顧搶新聞的失德,全不理會他們的存在,嚴重影響着拯救生命的行動。金大慶在記者的要求下,轉述李正秀獲救後的第一句說話:[叫班仆街死開],確是大快人心的精彩對白,除了叫班記者愕然,還要叫那個部長在問:[他是不是説我?!]確是相當精彩的編撰,再次叫人嘴嚼內中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