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曼蒂克消亡史》《等一個人的心灣》的慾望

大概就是這樣了吧
有差別 又沒差別
他終於將情愛拋棄
跌落回他的原形
他其實沒有留戀
他甚至沒有記憶

尚雯婕在《羅曼蒂克消亡史》的片尾唱著這首藍調,總結著一個慾望、情愛和權力,糾纏不清的故事。大概就是這樣吧,說到底,程耳要把玩的故事,還是離不開男人對女人的慾望,男人對權力的追求,女人對男人的情慾,牽連著她想爭取的,除了肉體的歡娛,還有虛榮或者是迷戀男人的本事。從來男女的關係,難以永恆,不一定是貪新忘舊,而是發現有更佳的選擇,或者是更強的吸引力,或者是被更好的纏上了!章子怡飾演的演員,由一個男人轉到去另一個男人,其實除了慾望,還有是尋求依靠求生,當然其中夾雜著兩性的感情關係,就在被放逐的時候,在關鍵時刻,她並沒有用槍殺死淺野忠信,就如淺野忠信,早應把她幹掉,結果是情慾關係的糾纏,最後還是落不下手,慾望在咀咒著他們的命運,淺野忠信亦在槍戰的安排下,放生了葛優,這三個人物,都在關鍵的時候,動了心底的情緒,改變了生命存在的那一刻,無論程耳怎樣去把玩他的故事細節或者是舖排,這種多角糾纏脫離不了慾望、情愛和權力!

替著老闆做事的葛優,還是有著自己的慾望,沒有慾望的角色人物,其實就是死肉軀殼,電影人物本身沒有慾望,作品容易變成一潭死水,程耳把戲中人口口聲聲美好地方的上海,演繹至花枝招展,充滿著品味,令人眩目迷幻,容易迷失於角色之間的狀態,但其中不同層次的慾望,並沒有被表面的華麗所掩蓋。

南韓導演洪常秀在《等一個人的心灣》,一樣是在講情愛、慾望,少了權力。但沒有華麗的掩飾,反而是以孤寂冷清,去深藏著心中的慾望和情愛,去記憶一個沒有露面的戀人,彷彿就是好像不是真實的,疑似是活著過去的虛幻,女主角金珉禧對女友說,男友會出現的就會出現,事實是就一直沒有出現!

洪常秀只會故弄玄虛人物的狀態,而不是程耳那種影像的慾望,他的爆發是戲劇式,指示金珉禧挑戰其他人,挖掘本身的慾望,才能露出馬腳,揭開於人眼前,要述說沒有慾望就沒有情愛,點出人性的矛盾,但洪常秀本身的慾望也是隱晦的,竟然是要用夢境去掩飾金珉禧挑戰片中導演的創意熱情,譲金珉禧依戀著逝去的記憶,低沉地昏睡於沙灘,洪常秀的電影慾望,大概就是這樣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