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es Motel》終極戀母情結

聽說不少男性有戀母情結,因母親是他們人生中第一位親近的異性。兒童心理學說明,兒童在成長過程裡多會和同性家長爭奪異性,從而建立獨立性,因此兒子較易對母親產生獨佔慾。母親出於血統的保護本能,普遍對親生骨肉亦抱有執著心。然而,貌似正常的親子情,如果暴走起來,發展至極致,會否成為另類的變態心理呢?

美國連續劇《Bates Motel(貝茲旅館)》共五季,正正為戀母情結下了定義。不止是兒子單方面對母親的迷戀,母親的支配慾望也在故事中發揮重要作用,推動關係的異常化。兩人之間猶如神聖領域,擁有共同秘密,不容外人侵犯。

劇集以著名小說《psycho》角色為藍本,參考同名改編恐怖電影(中文譯名:《驚魂記》),作為前傳,圍繞主角諾曼.貝茲的年少時代,描寫他成為人格分裂的連續殺人狂之前一連串的經歷。

主角因父親意外身亡,成了單親,與母親相依為命。為了有個新開始搬到鄉村小鎮,買下路邊旅館,打算一起經營謀生。怎料鄉村裡人際關係複雜,背後有種植大麻和賣淫的犯罪集團活躍,使母子無法得償所願平靜地過日子。不知不覺,兩人都陷入龍蛇混雜的圈子中。逐漸適應這種生活後,主角開始對身邊的女性產生異常的憧憬,本以為是青春期的錯,那種情感却還暗藏殺機。主角並沒有發覺手上早已沾滿鮮血,而且體內還住著另一個「我」⋯⋯

這故事表面上講述了人格分裂者的覺醒和身世背景,令觀眾更能理解他的殺人動機。我們從劇情中找到不少端倪,好像主角對於母親被叫作婊子,反應異常激動;看見淫蕩的女性時除了受性慾引誘,還表現出仇恨的目光;熱愛製造剝製動物標本等,令人不禁想起角色原形——真實殺手艾德·蓋恩(專門殺人、偷屍製成各種物品)的可怕犯罪。

只是,此劇不止解釋了殺手如何形成,還分別從母親和兒子的角度分析戀母情結的核心,清晰地表現出一種極端的親情。超越母愛,超越戀人,超越兩個個體。他們不只是母子身份,似乎是靈魂的另一半。不少情節描寫他們厭惡對方的伴侶:如母親不喜歡兒子和女同學約會,兒子悄悄調查母親的新對象等,許多爭端都從妒忌引發。

自小生活在暴力之中,看著母親被父親虐打的主角,自然而然有了要保護母親的衝動,但那種抑壓情緒產生化學作用,令主角分裂出「母親」的人格。當聽見母親幼時經常被親哥哥侵犯,他隨即代入了角色,哭著向她哥哥報復。每逢失去意識,他便會成為母親,誤以為服從、執行她的教訓便是唯一的正義。他看不清現實,趁著在女老師家避雨殺人時,還用母親的人格來說服自己老師該死。被警方懷疑進行測謊,也透過分裂人格來逃避責任,把罪行推卸在母親頭上。

母親深深影響著主角的思想,是形成他價值觀的全部元素。她擁有至高無上、崇高的地位,不得違抗,她的想法也就成了主角的想法。而母親渴望操控兒子,成了執迷,甚至做幫兇協助他殺人、藏屍,歪曲的愛將他們捆綁。劇中他們經常擁抱、同床共枕,不但肉體上,他們連心靈上亦希望永不分離。這種歇斯底里的渴求,使母親瘋狂,使兒子分裂出分身讓她活在體內,把精神合二為一。利用幻想,潛意識中合理化自身的犯罪行為。

這部劇能把懸疑推理和戀母情結細膩鋪述出來,可謂十分成功,給人很新鮮的體驗。相信大家看過之後,亦能感受一段真摯的母子情,如何扭曲,最終成為狂氣的陰森恐怖。

▼柏菲思/パフィス▼
1991年生於香港,女作家。小學六年級開始自發寫作,到2008年起正式以成為小說家為目標開始網路創作。幼時深受日本文化影響,不知不覺學懂了日語。現時以「好作品能跨越國界」的信念,每天用中、日兩文進行寫作活動。最新小說作品《嗜殺基因》(格子盒作室),各大書店有售。
www.facebook.com/pavis0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