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苦後甜的《時代偽證者》

無論是民族大屠殺,或者是國家本土內部,對異見人士的迫害或殘殺,為求達到政治權力鬥爭目的等等事件,均是人類歷史的醜惡本性紀錄,對這些事情,感到憎恨煩厭。《時代偽證者》的影片故事背景,主要是爭拗證明希特拉在奧斯威辛集中營大屠殺猶太人的真偽,是真是假再提不起我的趣味,導演麥克積遜和編劇大衛夏利泡製的真人真事改編故事,著眼點在於整個法律訴訟過程,提供另一次以法庭審判的方式,判定真偽標準的端倪。

雖然這只是一個歷史學家著作問題的訴訟,卻還是牽涉到人格和人性的範疇,除了奧斯威辛集中營環境設施的證據顯示外,女主角美國歷史學家戴伯爾(麗素慧絲飾演)的律師團隊,為了證實對方歷史學家艾榮是捏造事實,著眼點除了事實證據外,在策略制訂上,作出很多心理計算,以及法庭審訊遊戲過程的盤算,才作出策略上的決定,而最獨特之處,就是律師要當事人戴伯爾不可以在庭上庭外公開說任何說話,還要一切聽從律師團隊的決定。於是乎戴伯爾在整個過程,承受著保持沉默,只能在法庭上傳寫字條,甚至違背自己的意願,沒有讓當年的受害者,上庭渲洩心聲。

其實整個訴訟過程,關鍵在於誘使對方同意,由法官單獨決定裁決,而不是由陪審員決定。影片的過程看出其兵行險著。主理大律師充份表現出蘇格蘭人的傲慢性格,與慎密的思維,影片末段,在打贏訴訟之後,女主角和大律師的對話,為全片最有啟發性和有趣的場面,大律師簡單解釋他的策略,說出只求當前感覺良好,而沒有考慮到終極影響,往往是勝訴的障礙,或者是未能達致成功的原因,彷彿說出先苦後甜,忍耐耕耘的求勝之道!無疑大律師我行我素的處事方法,雖然帶著傲慢深沉,朝著目標鑽研的態度,表面拒人於千里,往往令人吃不消,但他那一句不要「尋求自我感覺良好」,難得是有點當頭棒喝,順從自己的意願,有時結果就是先甜後苦,自食其果,自主選擇,還是言聽計從,人生就是充滿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