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斷之百合》典型日活同性愛電影

乘坐升降機準備入座去看《禁斷之百合》的時候,有三個少女趕入升降機,其中一位少女對同伴說:「攞定身分證出來」,聽後會心想著,日活羅曼情色電影明顯是三級片,攞定身分證就明顯是方便證明已超過18歲的觀眾界限年齡,入到戲院內,似乎看到女性觀眾比男性的多,看來女同性情色電影有著相當的吸引力。就算色情AV在互聯網世界下,根本已是相當普遍,情色影像根本已不是什麼的一回事!

陶藝老師登紀子本身性慾異常,終日可以以啤酒當水,晚晚狅歡後,還要跟助理春香作同性愛的雙性愛女人,後來在影片中出現的,少男和他的女朋友,三女一男就出現頗為混亂的情慾關係,正好發揮作為情色電影,製造做愛場面的的故事基調。

登紀子批評少男的女朋友,維持著關係不過是要滿足自己,聽到這句話,春香開始醒覺思考著自己的狀況,她一直忍受著登紀子的放縱雙性愛行為,而自己卻專一地愛著老師。影片的末段,在四角糾纒爭執中,春香為老師捱上一刀受傷痊癒後,以另一個姿態重訪登紀子,完全以主導的態度做愛,然後是輕鬆地跟她告別,解脫了自己的心魔,導演中田秀夫看來是陷於情色電影的類型模式,徹頭徹尾是日活的形態,脫離不了以連場的做愛情慾為主導。

相對於法國電影《接近無限溫暖的藍》( Blue is the Warmest Colour), 女主角對已經分手的女友,深陷同性情迷的狀態層次,呈現出不一樣的靈慾情緖,超越情色影像的表面,似乎不同形態的情色電影,在滿足著不同偏好需求的影像消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