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踏出去的勇氣

看電影《29+1》,想起同樣是由舞台劇改編而成的《華麗上班族》(Office)。《華麗上班族》的電影版搭建舞台劇的布景,讓觀眾在虛實之間思考生活,但卻令人較難投入。而《29+1》則跨出舞台,踏進銀幕,以生活實景引發共鳴,卻不失舞台劇色彩。

從舞台到銀幕

空間是舞台劇的限制。場景轉換往往須要透過布景、道具、燈光,甚至對白交代。而《29+1》這類小本製作更須依重觀眾豐富的想像力。電影拓闊了表演空間,不但能寫實地呈現家居、醫院、茶餐廳等室內之景,更能展現長街、公園、海邊、文具店、士多,甚至是巴黎等外景。似曾相識的生活實景令情懷倍添,讓觀眾更能投入故事。

故事講述林若君(周秀娜飾)面對人生轉變的心理變化,更適合以電影表達。透過電影的剪接更能表達她的悔恨和對昔日的懷緬。醫院的實景和茶餐廳的虛景交錯出現,守在病父身旁的她幻想回到少年時,在茶餐廳細聽爸爸憶述往事,流露她因工作而忽視爸爸的愧疚。面對無法溝通的男朋友,她又想像與他重返能傾心吐意的1993年,表達她對舊日美好時光的依戀,以及對現今關係疏離的慨歎。

電影亦保留了舞台劇的特色,運用了打破「第四面牆」的技巧,讓林若君幾次對鏡頭表達心聲。這技巧只用在林若君一人身上,而這角色具普遍性,能突顯現今上班族在工作、愛情和親情間的拉扯,以及敢怒不敢言的委屈,所以「不想返工」等心底話也是大部分人的心聲,更易邀請觀眾「進入」故事。

從銀幕到人生

身兼編劇和導演的彭秀慧帶引觀眾代入角色,讓他們藉著戲中人,反思自己的人生態度。《29+1》這片名婉轉地以數學算式帶出很多人難以啟齒的心理關口。表面上,「30歲」代表了年齡的界限,但實質上更象徵了人對變化的恐懼,對人生的茫然。片首林若君認為有工作、家庭和交往多年的男朋友,對前路充滿信心。但經歷了爸爸離世、媽媽移居國內、自己辭職,以及男朋友離去後,她終於意識到自己只是把「安全感」建立在外在的人和事,反而不懂與自己相處,不知自己的真正需要。

相對而言,中段出場的黃天樂(鄭欣宜飾演)似是不食人間煙火,豁達得「離地」,教人懷疑她的樂觀只是緣於生活平順。但是電影藉著她身患癌症的遭遇,帶出「快樂是選擇」的道理。面對無從改變的現況,她選擇接受,做自己想做的事,去自己想去的地方,記下開心的事。即使以前暗戀的情人嫌棄自己,她仍珍惜重遇的機會,留下美好的想像。電影再以唱片店老闆(鄭丹瑞飾)強化這道理。他明白「花無百日紅」,坦然接受年青人不認識自己,也接受天樂離職,讓她出去看世界。

一切只是選擇,即使如林若君的上司Elaine(金燕玲飾)一樣,以工作為依歸(她創立的品牌La Casa的西班牙文是「家」的意思),也值得尊重。最重要的是了解自己的需要,勇敢踏出安舒區,奮力追求目標。片末,林若君頓悟,「巴黎鐵塔牆」倒下,猶如打開的盒子(富有out of the box的意味),她跨出去,迎見真正的巴黎鐵塔。

彭秀慧把演出十年的舞台劇搬上銀幕,再毅然放下作品,迎接新挑戰,正是以行動告訴我們要勇敢踏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