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彩畫中萬紫千紅的香港

 早前到了在觀塘的一新美術館,看了他們成立兩周年的展覽「萬紫千紅:香港新水彩」(Tones of Festival: Modern Hong Kong Watercolour)(展期至8月19日),筆者記得美術館之前已舉行過油畫、版畫等媒介的展覽,今次就以水彩畫為主題,找來十四位藝術家,包括江啟明、沈平、卓曉光、徐天潤、陳祖恩、陳球安、陸國源、麥少峰、黃仲民、黃金、廖井梅、劉羽祺、歐陽乃沾,以及謝樂柔,看名單時滿以為都只是找那些長輩級或大師級的名字,但今次很多名字都為人熟識,但又是有老有嫩,從最年長的江啟明,到最年輕的謝樂柔,前者是1935出生,很多人都看過及很喜歡他這麼多年來畫遍香港不同地方的寫生畫,後者是1997年出生,今年才二十歲出頭,筆者記得兩年前在她的個展中看到她畫香港街景的作品。
 十四位藝術家,過五十幅水彩畫,各人的風格當然很不同,有的抽象,有的寫實,甚至彷彿是照片般仔細,有的繽紛,有的淡雅,有的很溫柔,有的很硬朗,但今次看次看到很多作品的內容都是畫香港,也許是想配合是香港新水彩的主題,所以找來不同畫家筆下的香港,從景、物、人中找出那份香港情感吧。
 就好像江啟明,三幅作品是《大埔鳳園蝴蝶保育區》、《新浪潭》及《石澗》,再數數其他藝術家的作品,如沈平的《電車叮噹》、《中環街市》;卓曉光的《雨季》系列;陳祖恩的《河上鄉菜田》、《流浮山市集》、《鯉魚門之早晨》、《雨後三門仔》;陳球安的《荷里活道文武廟》、《銅鑼灣鬧市》、《春意滿盈維港渡》、《彩帆紅日慶回歸》;陸國源的《海風》、《街市》、《節慶》、《賽馬》;麥少峰的《長洲》、《榕樹頭》、《不醉無歸》、《水鄉情》;劉羽祺的《香港街市》;歐陽乃沾的《一九五四年的銅鑼灣避風塘》、《葵涌的河灘風景》、《鋼鐵爬蟲》、《二一零一一年的銅鑼灣避風塘》;謝樂柔的《下午六時》、《節慶》、《夜色》、《舊跡》等等,都是畫香港,郊外離島、鬧市大廈、街道車輛,又或是人們生活等, 從銅鑼灣、中環,到鯉魚門、大埔、長洲、新娘潭。
 看一次畫展,有些像是看香港地方圖輯。有時候,當筆者去看展覽時,無論是水墨、油畫、版畫、水彩會、攝影、錄像、雕塑等不同媒介,都會特別留意作品中是否以香港風景為內容,因為當看到不同藝術家,用不同材料,再以不同風格,去再呈現出來的香港,是不是自己認識,又或平日到過的地方,如沈平畫的電車、陳球安畫的文武廟、麥少峰畫的榕樹頭等等,是令自己有一種欣賞以外的再確認--真實的香港是不是那麼美,是藝術家美化了,抑或是自己沒有留心,還是美好的東西早已消失了......
 或者,如果大家要去慶祝香港回歸二十周年,或者可以想想去看展覽,但不是那些為了喜慶而喜慶的展覽活動,筆者不會推介,或者可以考慮去看一些再貼近現實的展覽。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