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嫲煩家族2》:愛的美饌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人生本來就是苦多於樂。但是山田洋次往往能苦中作樂,從味苦的銀杏中,提煉出溫暖人心的甘甜與亮光。

《嫲煩家族》(家族はつらいよ)以「嫲煩」為譯名,大概因為在第一集嫲嫲富子(吉行和子飾)提出離婚,為家族帶來麻煩。但是來到第二集,嫲嫲去看北極光,實現令她死而無憾的心願,這次為家族帶來麻煩的是爺爺周造(橋爪功飾)。

長者的心態

周造趁妻子出遊,盡情享受「單身貴族」的假期,駕車與紅顏知己約會。然而,家人卻擔心他老眼昏花,會釀成意外,要他交出車牌。他揚言「不准我開車等於叫我在家等死。」家人建議他改以乘車代步,他卻堅持要駕車直到死為止。表面看來,導演似在塑造周造蠻不講理的固執形象,實際上他似乎更想向年輕一輩展現長者的心態,以配合電影關懷長者的主題。

其實,周造想掌控的不是軚盤,而是他的主權、他的尊嚴。這跟第一集富子要提出離婚同出一轍。私家車由棍波操控轉為電腦化,已令周造無可奈何。他唯一能控制的就是「駕車的主權」。他不愛依賴倒後鏡,要依靠自己的判斷。駕車令他變得自信,以香車載美人,盡顯紳士風範,就如他要噴兒子的古龍水,重尋青春氣息。老弱的身軀無法囚禁自由的意志,正如憲子的婆婆,即使動彈不得,仍要盡情放歌。

周造堅持己見,家人勸喻不果,只好召開家庭會議。但家庭會議終究無法舉行,鰻魚飯再次吃不成,因為周造的老同學丸田在平田家病逝。電影順暢地從一個老人的執著,轉而刻畫另一個老人的心境。丸田年青時抱得美人歸,又繼承家族的和服生意,生活令人欣羨。但是後來妻離子散,生意失敗,兄長斷絕關係。但獨居的他仍如陋室中的曼珠沙華,散發著堅強的生命力。他年屆七十三歲,卻不靠政府的福利,堅持自食其力,辛勤修路,以維護自己的尊嚴。丸田和周造的故事看似獨立,在心態上卻遙相呼應。

死而無憾的關愛

溫熱的鰻魚飯送來之際,正是冰冷的屍體被送走之時。富子興奮去看北極光,丸田卻死在她的床上。她達成死而無憾的夢想那晚,正是他離開人世的一夜。巧合的對比教人徒歎奈何。但是電影不流於悲苦,巧妙地把時間和空間重疊,把富子和丸田連結,同時又呼應周造想駕車至死的心願,帶出長者都有死而無憾的心願。丸田在人生的最後一夜,也能看到令他死而無憾的「北極光」(片末丸田逝世的房間也出現北極光)。

丸田認為若能以銀杏配清酒作最後晚餐,人生就無憾了。他得償所願,全因周造對他的關心。周造與丸田久別重逢,真心渴望鼓勵他,想方設法聯絡他,相約他出席舊同學聚會,重唱振奮人心的老歌。同學散去,周造仍與另一位同學陪丸田到居酒屋飲酒話舊,重提他昔日是受女同學歡迎的英俊小生,也是足球隊最佳守門員的輝煌往事,令他重獲自信。周造特地教老闆娘按丸田的口味炒香銀杏再灑鹽,讓他重嚐母愛的滋味。銀杏象徵丸田無憂的青春歲月,他的和服店後園正是銀杏滿樹。昔日他的母親會為他和同學預備銀杏和清酒,讓他們開懷暢飲。周造更讓丸田在家留宿,讓他能在高床軟枕之上,在友人的陪伴下,滿足地走完人生的最後一程,滿載關懷和尊重的一程。

更感動人心的是關心並未因生命終結而止息。丸田逝世,人去樓空,但鄰居仍特地到他的舊居,丟棄枯萎的曼珠沙華,換上具生命力的菊花。她為他垂淚,替他感到不值。與丸田素不相識的庄太(妻夫木聰飾)和憲子(蒼井優飾)不忍他孤獨離世,為他的後事惆悵奔波。他們雖然是年青的後輩,卻能讀懂長者的心。對長者的關心,不受年齡差距所阻。幸之助(西村雅彥飾)和史枝(夏村結衣飾)雖曾推說事忙,最後仍出席丸田的喪禮。成子(中嶋朋子飾)和泰藏(林家正藏飾)也有赴會。周造更特意帶來丸田最愛的銀杏作為陪葬品,然後輕撫他的臉龐,為他唱歌打氣,送上最後一聲「加油」。一家人齊集,儼如召開家庭會議,但他們關心的不再只是自己的家人,而是孤單的陌路人。

棺木上杜絕死者再生慾望的鐵釘終究沒有釘下,銀杏在眾人的祝福中「劈里啪啦」地燃燒,為孤獨老人送上最後一道「愛的美饌」。

而在人口老化問題同樣嚴重的香港,我們又能讓身邊的「銀杏」一嚐美饌的甘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