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詩婷個展《點的故事》:'An Artist of the Floating World'

當我抵達香港藝術中心時,忽然間感覺這個造訪有絲奇特荒謬。一個沒有什麼特別的星期一下午,在豪雨與晴天之間,我是一個奇怪的訪客,來到一個奇怪的地方。因爲整修工程,藝術中心大堂現已完全封閉,只剩一條木板隔出的通道,基本上這是個工地。沒有人知道我在這兒,更沒有人招呼我,唯一可供欣賞之物是一架紅色老舊的直立鋼琴,鋼琴上寫著'Hope'。我心中浮現石黑一雄的小說'The Unconsoled',書中敘述一位鋼琴家莫名其妙的來到一個不知是哪個國家的地方,住進一個沒有人迎接他的酒店,開始了ㄧ連串夢境似的遭遇,一個後現代式的夢魘。我坐下來,胡亂彈了鋼琴一陣子,沒人理我,我自討沒趣。

這次是為了伍詩婷個展《點的故事》涉足此地,從沒來過香港藝術學院藝廊,意外的發現那其實是香港藝術學院的辦公地點,而不是個專屬的藝廊;很快的我也明瞭其藝廊只是使用通道兩面白牆的走廊,並非一個專屬的四方空間。而這走廊,唉,還真殘舊淒涼。

吸引我來參觀這次展覽的原因是因藝術家的創作靈感來自喬斯坦·賈德的《蘇菲的世界》。哲學,藝術,文學,往往是一個處理、了解人生課題、尋求生命本質與意義的過程,我一直都很有興趣知道每個人沈澱出的想法與觀點。伍詩婷使用編織、雕塑與繪畫的方式表達出人們的關係、混沌、重複的糾纏,體悟了「我們都是一個又一個小小的圓點,相遇,同行,分離,消失,一切重複地進行著,是一些不會畫完的句點,也是沒有完結的環,莫名其妙,卻又是微小而重要的存在。」

我在藝術學院寂寥的走廊、慘白的日光燈管、不整的天花板下獨自看著有五件作品的展覽—《點的故事》、《點的故事書》、《牽絆》、《紀念碑》、《Something happens in the same way again and again》,伴隨觀賞路線的是左右一間間不能進入、上有顯目'STOP'標示的教室;加上低聲嗡嗡作響的冷氣機房、滅火喉箱、男女廁所,氣氛十分蒼涼。從她作品可看到陶瓷與黏土塑型出的圓點代表人,圓點的疏密代表著之間的分合,頭髮交織的網說明之間的牽絆,但紀念碑上卻只有一個圓點留下的痕印。這是一個孤獨的旅程,固定的流程每天不停的被重複著,其中發生的點滴只是插曲或點綴。在毫無生氣、令人沮喪的藝廊中觀看人生必經的過程,簡直是藝術作品與現實生活互做最完美的呼應。走完了五件作品,剛好也是走廊的盡頭,一個大大的'EXIT'就在前方。藝術家引用喬斯坦·賈德的《蘇菲的世界》:「生命本來就是悲傷而嚴肅的。我們來到這個美好的世界裡,彼此相遇,彼此問候,並結伴同遊一段短暫的時間。然後我們就失去了對方,並且莫名其妙就消失了,就像我們突然莫名其妙的來到世上一般。」

果真,生命的本質是哀傷,快樂是暫時的幻像。在這個星期一下午我已經歷了一次《點的故事》。

伍詩婷是藝術學院的畢業生,想必年紀還很輕,在年少時期就對生命與哲學有感悟與反思,我相信她前途無量。既然生命是個旅程,我離開藝術中心,前往下一個目的地。而在這之間,說不定我會快樂,但悲傷是ㄧ定。

伍詩婷個展《點的故事》
展覽期間:2017/6/03 – 7/14
展覽地點:香港藝術中心10/F 香港藝術學院藝廊

(圖片摘自Hong Kong Art School臉書)

楊和雁,台灣人,台北藝術大學畢業,英倫生活十六年。現來到香港繼續思考、面對人生一樣的問題與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