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大於個人、刺激大於感動-評電影《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

當生命正經歷不能承受之重,欲去找一些電影慰藉一下,偏偏又無意中選擇了更沉重的題材,但願能以毒攻毒、以暴制暴。有趣的是,這部電影不但沒有觸動我的淚腺,反而扣起了我的求知慾,理性地查閱歷史,一反大導的往常風格。

戰爭電影的攝人之處,在於一切人性的極端都能一一體現,不但劇力萬鈞,更容易牽動觀者的情緒,並且引出更多思考。就如筆者曾經於往西藏的山路上,看到山坡上刻有數以百計的「天梯」,每條梯的梯級就代表著於該處意外過生的兒童的歲數,便會發現生命如此脆弱、個人生活上所有瑣碎的問題如此微不足道。

我不是 Christopher Nolan 的粉絲,只看過 Batman begins, Man of Steel, Inception 和Interstellar ,除了對 Inception 中意識流式的敍事感到十分有趣,其他作品都沒有太大的觸動。Dunkirk最大的成功關鍵,就是引起了我對史實的查證。四十萬人的大拯救行動,究竟有多少是事實?影響又是否如電影中引用邱吉爾的演說所言如此直率正面(左膠)?電影以幾位年輕軍人的逃亡為主線,各人不同的背景仔細交代了盟軍(主要為英軍)海陸空三路同為大撤退所作出的對策與困難。對白絕少,卻能成功地營造出令人心跳及窒息的感覺,強調撤退與逃離的主題, Hans Zimmer 大量使用Percussion 及默片式配樂應記首功。

可是非線性敍事雖有加強緊張氣氛之意,但無推進戲情之效。反而令人懷疑是否為填補某些情節不合邏輯,及要彰顯其簽名式敍事而強加的視覺效果。如一眾軍人躲於船底等候潮脹的支線,就顯得不合常理。如潮脹後船身已經開始入水,到差不多半滿之際,為何還有人以船為標靶繼續射擊?而年輕法國士兵又為何未能逃出船倉,而偏偏其他人都能夠及時逃離?而在一羣年輕演員中加插如此多重時空角度交錯,更是考驗觀眾的眼力。如我不才就不止兩次錯認人物角色,尚有如 Inception猜迷的趣味,但未必是作者之意。

結局一如大部分戰爭電影,不是表達戰爭的殘酷(不也是透過戰爭片的觀能刺激為賣點?),就是鼓催戰爭中犧牲者/幸存者的偉大。特別是非軍人又主動參與救援行動的平凡市民,悲微如一個派送毛氊的失明老翁,反而最能體現人性的光明和美善。我偏偏對Nolan 選擇以如此正路作結感到有點驚訝,可能是被史實所規限、又或是抱有戰爭片應該要有教化作用的心態,卻未見有深刻的反思;英雄的歌頌情節也來得有點堆砌,未致失望、但亦不屬深刻。畫面的宏大是無所至疑的,在 IMAX看應該會更耐看一點。

P.S. 驚覺原來前 One Direction 成員,當紅偶像歌手 Harry Style竟然青靚白淨地成為年輕軍人一員,除了沾上油污那一塲,基本上完全是偶像派形象。選角當然要考慮票房,但亦會影響整體效果。(圖片1:由粉絲自製,以Harry Style大頭照為重點的電影海報。網上可以找到更多以這位當紅明星為賣點的電影宣傳圖片)

圖片2-4為官方海報。

作者簡介:八十後,從事文化藝術管理工作。中文系畢業,碩士修讀文化管理,研讀中國戲曲又沉迷爵士,熱愛香港文化又沉迷西片。終身志願寓工作於娛樂, 寓興趣於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