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戒掉「即食麵」?—寫於「青年編劇劇本寫作計劃」試演後

如何戒掉「即食麵」?——寫於「青年編劇劇本寫作計劃」試演後
文 珮聲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若以食物形容香港劇場生態,我會以「豐盛的即食麵餐」喻之。這碗麵麵質彈牙、佐料豐富,不會難以入口,多數為劇團的嘔心瀝血之作。但說穿了,它仍是一碗即食麵,重味精、營養成分欠奉。入劇場觀劇能止肚餓,但心知罕有作品稱得上深刻和精緻。

吃即食麵,一字曰:快。香港創作人須高產,要保持「曝光率」則需要以新題材吸引規模微小的市場。重演作品或已被大改,但觀眾言「這看過了,重演不再來」也不是過錯。所以在香港,精研「舊餸」(重演以深化現有作品),往往無法成為習慣。許多有升華潛力的作品,往往因高產導致急趕而被浪費在令人眼花繚亂的場刊堆中。

筆者獲邀到牛池灣文娛中心嚐一頓新研發的住家菜。味道稱不上絕佳,但樸素而提神。六月中,影話戲主辦「青年編劇劇本寫作計劃」試演《筆務正業》,展演了六個作品。當中,有生活於平衡時空的兩個「自己」同時被「捉入」《密室》,掙扎求存時才重燃夢想的荒誕故事;《她是男·他是女》從少男少女對性別身份和性傾向的困惑切入「什麼是愛」的議題;《失蹤》則描述恐懼與不安環境中人性的變質。關於作品,筆者心中所想已於演後談中分享了。

此處我更想談的是——試演為何值得存在?

準備購票觀看試演或讀劇之際,你或糾結過:「為什麼不花錢欣賞完整的演出?」。而幾分鐘後,票已放入袋。試演作為半成品,如廚師正研發新菜過程中請朋友或食家試吃作為中期檢討;對來者而言,這不失為交流廚藝心得的機會。試演只是創作過程,亦為一種在預算有限下令作品(一般指劇本或文本)升華之法。「買飛」入場,或因你與創作團隊相熟,朋友希望你給予意見;或者是編劇愛好者要研究「文本的藝術」而前來吸取經驗。

《筆務正業》中,演員青澀(非貶義)的半演半讀、簡陋的佈景、不帶渲染效果的燈光和聲效,都避免觀眾過分享受感官刺激或過分投入情緒而忘記回歸劇本。試演這種形式讓台下觀眾、評論嘉賓與創作團隊不受舞台美學、表演技巧和劇場調度限制,直刺劇本內容甚至編劇內心。加上演後談長達一小時,足以引發觀點碰撞,讓各位編劇滿載而歸。傾談過程中我發現,創作人其實自知作品缺點,或許他需要的不是批評,而是吸收觀眾對同一議題的看法,啟發自己對作品進行深度挖掘或拓寬,叩問生命或社會議題。這正是劇本試演的價值。

而支持試演或不能令人戒掉「即食麵」,但最起碼不要每餐如是。在我的觀念裡,入劇場從來不是為了止餓。

觀看場次:

第一場 -《密室》2017年6月15日 8pm 【何家恆編 盧俊豪導】
第五場 -《她是男·他是女》2017年6月18日 3pm 【林曉嵐編 羅松堅導】
第六場 -《失蹤》2017年6月18日 8pm 【尤逸漢編 羅松堅導】

觀看地點:牛池灣文娛中心文娛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