韻味與「離地」之間 《海街少女日記》情感處理問題

2015年康城影展競賽電影中,有兩部電影的餘韻令筆者印象深刻,一部是賈樟柯的《山河故人》,另一部是是枝裕和的《海街少女日記》,兩位導演的風格深受侯孝賢影響(相反,侯的參選作品《刺客聶隱娘》在這方面卻不及兩者)。不同的是,《山》的韻味主要來自歌曲《珍重》,而《海》的則來自劇本和場景設置。

來自劇本的韻味

相比是枝裕和其他電影,或者相近題材的日本電影,《海》的劇本較複雜,雖然電影刪除了不少原著的線索,例如把不少佳乃(長澤雅美飾)的感情戲刪除,並把焦點落在幸(綾瀨遙飾)和鈴(廣瀨鈴飾)之間,但人物性格特徵描述依然令人深刻,四姊妹身邊的男人,與她們所遇到的問題互相呼應,例如幸與兒科醫生有段曖昧關係,其優柔寡斷性格和已為人夫之身份與幸的父親相似。

四姊妹與她們身邊男人的戲,讓原本缺乏主線的劇本生動起來,也突顯她們所面對的問題,以及她們的形象,這些形象也因為單親家庭導致的;幸是一個傳統母親的角色,負責照顧家人,她的職業也是與照顧他人有關的護士;佳乃是現代女性,男女關係較開放;而千佳(夏帆飾)在父母的離去影響較少,而且受姊姊的照顧,所以她對男性的關係沒有姊姊般敏感,她與老闆和足球隊員像朋友般;至於鈴經歷父母離異、父親逝世,因而個性堅強,且中性化,是足球隊隊員。

場景設置的特色

《海》最重要的場景,就是她們的住所。四姊妹有不少情感的變化和發展都在屋內發生,例如鈴剛搬進來時,對她的三位姊姊非常有禮,猶如陌生人,變為後來的與她們打成一遍,有講有笑。此外,住所的古舊,以及深啡色的外表,與幸、佳乃和千佳工作時的白色、整潔冰冷的環境截然不同,並加以不少的細節如牆上的身高紀錄、破爛窗戶,這樣的對比和設置,更突出住所的樸實感,以及當中四姊妹的感情,讓觀眾對電影中的住所內發生的事情(四姊妹感情戲)印象深刻。

《海》的另一特點,就是有大量鐵路、步行及踏單車的鏡頭。這些場景,與四姊妹的住所有很大不同,住所是最溫暖的地方,是三姊妹的記憶場所。而鐵路、步行及踏單車的鏡頭,則強調人物與現實的距離,同時成為情感交流之處,例如四姊妹的住所的確實位置模糊,觀眾只知道它位於鄉村,但在鄉村的哪個位置、住所旁邊是甚麼環境,觀眾不知道,使得它有如自成一角,而且住所多是四姊妹的情感和家庭戲,並透過步行單車和鐵路,與她們外在的世界(包括工作、男性友人等城鎮不太愉快的生活)維持聯繫,但同時保持距離,使得兩者分明,更顯突出四姊妹之間的感情。

抒情部份失控

一直以來,筆者認為看是枝裕和的電影,就像吃甜品,他的前作《誰調換了我的父親》是簡單美味的甜品,而《海街少女日記》則看似豐盛,但吃下去感覺有點膩,吃不消。

筆者有如此看法,是因為電影的中後部份,導演有意透過櫻花大道、四姊妹燒煙花的情節來達到情感上的高潮,但大量的人物特寫鏡頭,感覺刻意造作,加上過多的配樂,讓電影在情感表達上不及原著小說般恰到好處,也讓原本可達到深刻的情感氛圍帶來反效果,而且這些情節,出現在人物遇到困難之前,例如食堂老闆娘準備把食堂結業後,然後是節日,對解決劇中人物所遇到的問題毫無幫助,讓人懷疑導演刻意逃避人物所遇到的困境,或是過於美化當地的生活,不太符合現實和劇情,有「離地」之嫌, 甚至令人懷疑是枝裕和是否希望衝擊金棕櫚獎,而刻意賣弄櫻花等日本元素。相比之下,同樣在康城參展、風格較為接近、河瀨直美的《甜味人間》卻處理得簡潔恰當得多。

一貫水準,不及前作

總括而言,《海街少女日記》表現了是枝裕和的一貫水準,而且罕有地以女角色為主,成功地帶出四姊妹的情感起伏變化,而且人物特徵分明,可見導演的細膩眼光,可惜部份情節未能點到即止,出現不必要的煽情,以及過於簡化解決問題的方法,以致《海》整體水平不及其前作《誰調換了我的父親》。

文:袁廸旗